当前位置 :| 主页>港台剧>

爸爸两边走剧情简介(11-20)

来源: 作者: 点击:
第11集

  石琪往大陆卡拉OK见工,以为只是普通女侍应,怎料客人对她摸身摸势,琪用烟灰缸打伤客人后逃走,客人穷追不舍,喊打喊杀,耀干刚好经过,救了石琪,干认得曾经拾过琪的银包,琪感激不尽,干见琪纯真,告戒石琪,小心大陆的坏人。石琪请干吃饭,琪觉生炒排骨难食,于是琪即时教厨师炒,炒出来果然好正,干大赞琪,琪感到开心,对干有好感,还憧憬着和干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常萍有个旧同学来了深圳,整天痴缠着自己,干应承萍会帮手应付。干认作是萍之男友,那位旧同学不信,要干说出萍之三大习惯,干竟说出萍十大习惯,旧同学惟有祝福干及萍。干想聘请工人照顾诚仔,遇上琪也在找工作,于是琪去当干的工人,但琪原来甚么也不懂,全部都是常萍帮她做的,干还以为琪如此能干。大排档玩欢乐卡,干和萍竟一同估中,二人看似心有灵犀。

  第12集

  东江找到石琪的行踪,叫坤帮他去找琪。石琪向干示爱,干婉拒之余,还一走了之,琪找寻干之际,却遇到坤来找她,后琪想了一诡计?脱坤。琪以为回到干家就无事,怎知坤也在,原来坤是干的弟弟,干要琪回到东江身边,他喜欢的是常萍,还劝琪对他死心,琪只好执行李走。琪正离开之际,遇上常萍回家,琪说出干喜欢萍的事,萍否应。萍对琪说出自己的身世,幼时家中大火,影响视力,又无钱医,现在只好暂时在这里找工作,一边医眼,一边工作,萍还希望医好眼之后,可以参加音乐比赛,这是萍一生最大的理想。东江来找石琪,先来认识萍,看看琪和甚么人一起住,觉得萍人品也不错,还给了萍一笔钱,希望琪有困难时拿来用,东江刚走,就给琪在暗处看到,琪以为萍和东江串通,怒责常萍,萍无言以对。

  第13集

  琪以为常萍与东江串通,怒责常萍,萍不欲与之争辩,但琪却掴常萍,耀干忙加阻挠,琪转身就走,萍和干想追她回来。二人在街上遍找不获,突然收到琪的SMS,叫萍买很多东西,然后在动物园等她。萍照做,等了一整天,琪始终没有出现,萍疲累之际,更有点发烧,干便背着她落山,萍此刻感到幸福极了。石琪走去食肆开张试食,刚巧是东江做剪彩嘉宾,琪与东江争辩,东江被气至心绞痛,送入医院。东江垂危,琪和东江和好如初,但琪又发觉东江诈病骗她,又再反目,东被敬慈揶揄,说江不懂教女,江赌气叫慈教其女,慈竟然应承,从此琪便入住了曾家。有国家队教练来拣卒,希望诚仔能参加国家柔道队,以奥运为目标,干不希望诚仔离开他,不允?,常萍暗中帮助诚仔,诚仔果然入选,却被干责骂她,伤害了常萍的心。

  第14集

  常萍被干所责,心感不快,幸而学校校长对她开解,更希望她劝耀干,让诚仔进行第二轮柔道甄选,不致令国家失去宝贵人才。干对诚仔一再阻挠,诚仔走到常萍的家,干来找他,萍谓诚仔最好暂时留在她那里,干向常萍道歉,萍内心感到高兴不已。当萍知道诚仔想学柔道的原因,便决定帮他,翌日便向干表示,诚仔不学柔道,转而跟她学琴,干当然答应。石琪在曾家搅得乱七八糟。一次琪不慎遗失了坤的一个铁罐,原来这罐装了坤的一个初恋秘密,弄致全家人都知道,坤尴尬万分。萍瞒着干让诚仔学柔道之事,被干发觉,萍带干去看诚仔练习,干才知道诚仔是如此有天份的,萍更道出自小想学琴,但环境又不?可,变成了她一生的遗憾,干终答应让诚仔去比赛了。

  第15集

  自从诚仔得到干的应允,入国家队受训练,父子二人感情要好,还有些依依不舍的感觉,诚仔竟忽问干是否喜欢了常萍姐姐,干当然否认。诚仔和众同学,藏在帐幕内开会,讨论大人的爱情,有同学的父亲是游乐场管理员,诚仔灵机一触。琪要送汤去医院给耀干饮,东江见状不悦。琪更对干死缠烂打,富庚看不过眼,帮干骗走琪。琪知道干会回家吃饭,开饭时又主动坐在干的身边,对干的事每每抢先开口,众人才知道琪喜欢干。淑怡见琪喜欢干,感到开心,但敬慈却说琪不是好女仔,淑怡指出琪是东江的女儿,慈才不喜欢她,慈否认。耀坤知道琪喜欢干,于是戏弄琪一番。诚仔安排干和萍去游乐场,怎料琪从旁杀出来,计划临时取消,诚仔又替干送一个拍子机给萍,更有示爱咭,干刚看到,二人尴尬不已。

  第16集

  曾诚已起程前往湖北受训,敬慈等担心耀干一个人会寂寞,石琪自告奋勇留下相陪,耀干尴尬,即表示孤男寡女共住一屋不方便,石琪竟使计住进常萍家,更要常萍帮忙追耀干。常萍惊闻石琪喜欢耀干,自卑感作崇,终于决定把对耀干的感觉长埋心底。耀干得到曾诚电话中的鼓励,大着胆子想向常萍表白,不料开门的竟是石琪,耀干尴尬不已,匆忙回家。耀干买了「刘三姐歌剧」的戏票,打算请常萍看,但常萍眼见石琪为了耀干而花尽心机,不无感动,让爱之心已决,把戏票转送给石琪。至剧院,耀干才发现所买戏票是伪造,致电叫常萍不要来,常萍坦言已把戏票转送石琪,因为只有石琪才配得上耀干。耀干愕然,欲剖白一切,常萍却已挂断电话。耀干凭电话里的背景声音,猜想常萍就在游乐场附近,即前往找寻。时石琪已到剧院,方知手上戏票是伪造,呆然离开。耀干终在游乐场找到常萍,耀干争取机会表白一切,常萍深受感动,终肯放开心怀接受耀干。耀干情深地在常萍额上送上一吻,却被背后的石琪目睹一切,石琪怒火中烧。

  第17集

  石琪揭破耀干和常萍私情,怒不可遏,大骂常萍扮盲博同情,拂袖而去。常萍内疚之余,疑惑耀对自己是真爱还是同情。耀干带常萍走过平时她不敢走的马路,又带常萍上山看日落,承诺以后也会陪伴常萍身边,但常萍反叫耀干别作出太多承诺,因害怕自己将来会失望。耀干安慰常萍,给常萍安全感,常萍的疑虑开始消除。石琪由番禺返回曾家后,一直把自v困在房里,曾家上下担心不已。耀坤打算买一本治疗失恋的书给石琪,却错买了一本教人向旧情人报复的书而不知。石琪看过书,果然脱胎换骨,连声多谢耀坤,更决定依书上所说对付耀干。东江让淑怡试服新近代理的口服液,淑怡举止优雅,东江决定礼聘淑怡任口服液代言人,敬慈反对无效,对东江更恨之。耀干向常萍提出到香港治疗眼疾,时常萍家乡的父亲常满突然病发要施手术,常萍急赶回乡,耀干随后赶至,常萍得到耀干在旁支持,感动。常满醒后,却说出医药费已由常萍旧男友石龙悉数付清。石龙更为常萍安排一切,还打算带常萍到香港医眼,耀干、常萍之间出现了一个叫人头痛的第三者。

  第18集

  耀干带常萍到香港治理眼疾,住进耀干和泗曼从前的旧居。耀干小心翼翼,生怕常萍感到陌生,又怕常萍介意。常萍落落大方,二人感情反而更进一步。常萍到医院检查,却发现主诊医生突然离职,常萍要重新轮候,常萍在耀干面前却极力装作若无其事。耀干更感心痛,承诺会为常萍想办法。常萍初次与耀干父母见面,石琪从中作怪,令常萍窘态百出。敬慈、淑怡知道常萍弱视,颇有微言,加上石琪在旁加油添醋,曾家对常萍的感觉更差。耀坤和石琪讲数,要石琪收手,石琪却不肯罢休。耀坤觉报复手册是自己误买,当然有责任解决事件。东江遇上麻烦客人,石龙一出马便把客人说服,原来石龙就是东江养子。石龙对常萍仍是死心不息,得知常萍到香港就医,便把常满接来香港,管食管住,更让常萍父女团聚,又表示可以安排最好的眼科医生给常萍,就连医药费也可暂时代为处理,一切都为常萍设想,常满深觉只有石龙才能照顾好常萍,对比之下,更加不喜欢耀干,常萍感压力,这时,泗曼竟突然回港。

  第19集

  耀干与常萍在家,泗曼突然回来,三人均感尴尬。耀干问泗曼突然回来的原因,泗曼支吾,只说回来替亲戚奔丧,暂住数天便回英国,常萍不好意思,要把主人房让回给泗曼,泗曼淡然推却,表示睡儿子房间便可。耀干问及永祥,泗曼似有所隐瞒。三人同住一屋檐下,生活习惯等全不协调,尴尬频生,泗曼更有意无意向常萍讲及耀干日常习惯,似在提醒常萍自己和耀干从前的关系,常萍不禁戚戚然。泗曼和曾家众人见面,关心备至,更表示怀念从前和众人一起的热闹日子,众人对泗曼的抗拒心渐渐减退。时石琪得知耀干前妻回来了,只感晴天霹雳!淑怡替东江拍广告,敬慈不放心紧随,工作人员对淑治服侍周到,对敬慈却像小工般喝骂,敬慈无瘾。曾家知道耀干为了替常萍筹医药费而贱卖番禺住所,担心耀干被骗,但见耀干心意已决,对常萍义无反顾。常满知道常萍要和泗曼同住,甚为不满,劝常萍搬到石龙安排的住所和自己同住,加上石龙暗中推波助澜,常萍终于答应。耀干成?卖屋,正打算把钱还给石龙,石龙终于露出本来面目。

  第20集

  石龙露出真面目,为常萍设想一切,都只为要抢回常萍!耀干欲把真相告知常萍,无奈石龙在其他人面前继续装好人,耀干有理说不清。耀干失落醉酒,泗曼细心照顾,耀干醉里当了泗曼是常萍,一句句情话打痛泗曼的心。淑怡的广告播出后,旋即成为师奶新偶像,又要淑怡替她们买口服液,敬慈江湖地位不保。石龙替石琪说好话,东江答应让石琪担任形象设计一职,石琪本不愿和东江见面,但在石龙调解下,父女俩暂冰释前嫌。石琪继续向耀干报复,岂料误中副车,竟连累耀坤停职,石琪知道当警察是耀坤自少的志愿,万分内疚,为了补偿,第@次求助于东江,东江觉石琪开始懂得关心别人,欣喜。可是耀坤见到石琪如见鬼魅,觉石琪是克星,避之则吉,石琪失落。常萍双眼情况恶化,几近失明,但为了不让耀干担心,又不想耀干为了手术费奔走,极力装作没事。耀干感常萍有异,试探之,终发现真相,内疚之余,自觉无用,走投无路,正打算向石龙借钱,却发现石龙已抢先一步把常萍送到医院做手术。耀干赶往见常萍,被常满阻止,常满爱女心切,当众责骂耀干,害得常萍几乎失明,耀干无地自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