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港台剧>

爸爸两边走剧情简介(1-10)

来源: 作者: 点击:
第1集

  曾耀干与方泗曼育有一名儿子曾诚,本是一个温暖的大好家庭,然而自泗曼从外地回来,一切便开始改变。这天,耀干如常起床,照顾儿子梳洗上学,泗曼虽身在外地,仍不忘致电回家,泗曼翌日就会回港,耀干就怀着期待的心情渡过这天。耀干是个护士,为人老实,待人热诚,是个百份百的好人,这天,耀干的父亲曾敬慈来到医院要耀干替他免费检查身体,耀干得知家姐曾丽珍与姐夫梁伟民发生争执,伟民更避到深圳,敬慈便着耀干往找伟民,顺道代表曾家参加大表哥的婚礼。耀干北上找伟民,伟民却差点因生意问题惹上官非,幸而仍能全身而退,二人参加大表哥的婚礼,发现新娘竟是用钱买回来的,新娘为要重新掌握幸福,决定逃婚,耀干更无意间帮上一把,从此,耀干亦遇上生命中一个很重要的女人…常萍。耀干与伟民回港,伟民、丽珍之间的冲突解决了,耀干终与儿去往机场接机,怎料泗曼竟与身为医管局高层的上司杨永祥一同回港,更在耀干眼前上演一幕疑幻似真的机场热吻。

  第2集

  耀干自从在机场怀疑看见泗曼与永祥亲吻后,一直耿耿于怀,然而当发现泗曼在英国也不忘为自己购买心爱礼物之后,耀干认定误解了泗曼,终于,耀干、泗曼、诚仔又再开开心心地一家团聚。然而,当耀干、泗曼回到医院,却发现彼此因职级差别越来越大,渐渐产生不少矛盾,而且,永祥竟与泗曼在医院暗里调情,全不把耀干放在眼里。耀干对泗曼绝对信任,更暗中购置国内一个单位,要给泗曼一个五星级的惊喜,就在耀干返回国内收楼之时,耀干再度遇上当日逃婚的常萍,此刻常萍被同乡出卖,正因找不到工作而烦恼,刚巧耀干重遇现已成为某国际学校校长的昔日老师,而常萍又弹得一手好钢琴,于是耀干便介绍常萍当上钢琴教师,常萍在困境中找到曙光,对耀干感激不已。耀干回港,与泗曼返曾家吃饭,饭后泗曼因约了永祥匆匆离去,约会期间,永祥欲与泗曼有进一步发展,泗曼为了事业,竟然默许,岂料泗曼一时不慎,竟然让耀干发现自己与永祥之间的秘密,耀干得知一切,怒不可遏。

  第3集

  耀干因知道泗曼与永祥之间的关系,对泗曼的态度已不能再和前一样,泗曼见状怀疑耀干已得知内情,心中暗叫不妙,此时诚仔参加了学校的演讲比赛,内容正是有关快乐家庭,正正说中了耀干与泗曼之间的心事,泗曼更觉耀干已知悉一切,终于开口向耀干问清楚,耀干亦直认不讳,泗曼生怕二人关系破裂,然而耀干却因儿子关系,给泗曼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那边,常萍因来自农村地方,生活于城市中总觉得不习惯,幸得校长不断鼓励,常萍决定尽快习惯城市生活,努力面对将来。耀干还有一个弟弟曾耀坤,在一次行动中,身为便衣警探的耀坤巧遇富家女石琪,更误以为石琪是以卖淫为生的北方女子,事件最后闹上差馆,石琪虽获无罪释放,然而耀坤与石琪之间已种下不是冤家不聚头的前因。另一边厢,耀干为庆祝结婚周年纪念,带着泗曼和诚仔到国内收楼,泗曼见耀干为自己的付出,心里感动,然而永祥又再约泗曼,泗曼还是赶回香港,耀干得悉泗曼仍旧与永祥打得火热,心痛欲绝。

  第4集

  常萍因为来自农村地方,加上本身患有弱视眼疾,所以在习惯城市生活及学校工作方面都有一定难度,校长了解常萍的情况,加以慰解,加上常萍在工作方面不断努力,终渐渐适应下来,和同事、学生之间的关系亦逐渐转好,一切发展似乎向好。那边耀干因知道了泗曼与永祥之间的奸情,终在忍无可忍下向泗曼摊牌,耀干更向泗曼展示从富庚手上得来的罪证,泗曼当场目瞪口呆,知一切无可挽回,虽感万分悔恨,但耀干已不再接受泗曼解释,二人虽然仍同床共枕,但关系却已形同陌生人。富庚本来暗恋永祥,后来得知永祥与泗曼的关系所以把二人的罪证告知耀干,岂料此举竟令耀干受到极大伤害,富庚大感内疚之余,竟渐渐对耀干产生好感,由怜生爱,然而神女有心,襄王无梦,耀干心目只得泗曼一人。耀干误信永祥,以为自己的存在正阻碍泗曼的事业发展,于是耀干便欲与泗曼离婚,藉此成全泗曼,但泗曼仍顾念旧情,坚拒离婚,终于,耀干留书出走,决定带着诚仔离开香港这个伤心之地。

  第5集

  耀干带着诚仔避回深圳,又再与常萍成为邻居,诚仔一直住在香港,在陌生地方便感水土不服,耀干也没办法之际,常萍反而能令诚仔安定下来,耀干对常萍不无感激。诚仔被带离香港,根本不知道耀干和泗曼之间的事,只知妈妈不在身边,遂闹起情绪来,令耀干顿感烦恼,期间诚仔竟致电仍在香港的泗曼,诚仔在电话中尽吐想念妈妈的苦水,令泗曼一时母性大发,就连正与永祥约会也不顾,即时赶往深圳欲找耀干和诚仔。一家三口重聚,诚仔最为开心,终于泗曼、耀干亦藉此机会把一切说清楚,泗曼虽不舍得与耀干的夫妻感情,然而事业也同样重要,不知应如何抉择,耀干始终不能接受泗曼的想法,无奈下惟有与泗曼真真正正分手。耀干与诚仔搬到深圳居住,然而耀干仍要回港工作,于是耀干便展开了爸爸两边走的生活,身为护士的耀干因要当夜班不能返回深圳,于是便托伟民代为照顾诚仔,岂料伟民只顾玩乐,对诚仔疏于照顾,竟要诚仔独自一人上学去,埋下了诚仔失踪的伏线。

  第6集

  耀干过着中港两边走的生活,不能时刻陪伴诚仔,一次伟民的疏忽,诚仔竟误上巴士,以为可以回港找妈妈,却因上错车导致流落常平,父母不在身旁,诚仔顿感仿徨无依。那边,耀干正在香港工作,却因挂念诚仔致电伟民,终发现诚仔已然失踪,耀干即时赶回深圳与伟民一同找寻诚仔下落,然而二人连丁点线索也找不着,时泗曼竟要探访诚仔,耀干不懂说慌,终让泗曼知道诚仔失踪的事,泗曼大惊与耀干到公安局报案,然而诚仔仍踪影杳然。常萍与石琪刚巧在逛街,此时常萍仿佛看见诚仔流连街上,更因肚饿四处乱找食物,形同乞丐,常萍不忍,遂与石琪分道扬镳,独自找寻诚仔踪影,几经艰辛,常萍终找到诚仔,并把诚仔带回深圳与耀干、泗曼重聚,耀干喜见诚仔平安,对常萍大为感激。另一边,石琪独自逛街时竟给人跟踪,石琪逃走不果,终被捉住,原来捉石琪的正是其父亲石东江的手下,东江疼爱石琪,然而两父女关系并不和谐,常生误会,以致石琪一次又一次出走,令东江生气不已。

  第7集

  耀干照顾诚仔不力,以致诚仔失踪,虽说只是虚惊一场,但泗曼实在放心不下,终决定带诚仔回港居住,耀干独自一人留在深圳,万分孤独。泗曼带着诚仔回港,永祥只感不耐烦,因永祥只想与泗曼过二人世界,而在诚仔眼中,永祥就像鹊巢鸠占一样,对永祥亦没甚好感,泗曼以为诚仔不惯与陌生人相处,永祥随即附和,更假装要给诚仔最好的教育,欲安排诚仔往名校寄宿,其实只不过为了赶走诚仔,泗曼一心为诚仔好,终也答应。二人带诚仔往名校面试后正想回家,永祥的前度女友竟突然杀出,更当街掌掴泗曼,怒骂泗曼抢走永祥,事件刚巧被记者拍下,消息即时传遍整间医院,众人对泗曼指指点点,耀干却不计前嫌,出面替泗曼澄清,泗曼只感没面目面对耀干。泗曼本已答应跟永祥到英国与永祥父母会面,时泗曼却因永祥前度女友的事件,以为永祥是个花花公子,加上富庚亦劝告泗曼,泗曼对永祥渐生怀疑,直至后来永祥在泗曼面前狠狠地拒绝前度女友,泗曼才渐相信永祥对自己是真的。

  第8集

  警方要耀坤负责保护中央要员石东江,东江完全不相信耀坤的能力,耀坤只觉东江诸多挑剔,二人对对方都留下不良印象,后来某次东江行山遇劫,身为保镳的耀坤为保护东江甘愿受辱,最后不负任命,把贼人捉拿,东江才渐对耀坤改观。回港后,诚仔极之挂念耀干,刚巧诚仔生日,泗曼答应诚仔开生日会,还会邀请耀干同来,诚仔开心不已,生日会期间,敬慈终发现耀干与泗曼已经分开,敬慈慨叹年轻一辈对婚姻看法,但对二人也只有无能为力。时永祥对泗曼说出已申请与泗曼到英国工作,泗曼担心诚仔不习惯外地生活,又担心诚仔与永祥未能和谐共处,永祥温然相劝,口中说会想办法,但永祥却一直令诚仔更讨厌自己,其实想施计把诚仔赶回耀干身边。泗曼向耀干说出要带诚仔往英国,耀干大力反对,二人为此发生争执,诚仔的老师建议二人作心理评估,看谁适合照顾诚仔,结果发现耀干与诚仔的关系较好,泗曼亦明白自己未必是个好妈妈,终于泗曼决定孤身离开,留下诚仔给耀干照顾。

  第9集

  耀干得以再和诚仔生活,兴奋不已,常萍也替耀干高兴,三人一同渡过快乐的一天,常萍更答应教诚仔弹钢琴,三人感情大跃进,时常萍晚上要兼职,诚仔好奇要跟去一看,那知常萍原来在夜总会工作,更因小误会导至耀干与酒客大打出手,事件最终闹上公安局。泗曼接到耀干求救电话,却因工作未能分身,永祥装作好人,到深圳保释耀干,更侮辱耀干,结果与伟民争执,永祥不忿,竟向泗曼说干坏话,令泗曼大怒,认为干始终不宜照顾诚仔,要把诚仔带走。耀坤一直保护东江,期间竟发现东江正是敬慈的旧战友,以前更是情敌,敬慈、东江甫见面即斗个不停,闹出不少笑话,然而东江其实暗自羡慕敬慈,曾家父慈子孝,与东江相比,东江觉得自己像孤独老人,子女常不在身旁。耀干知诚仔快将跟随泗曼前往英国,心情低落,常萍安慰耀干,不知不觉间与耀干越来越熟稔。那边诚仔知道快要离开耀干也感不快,更不想跟随着永祥,诚仔临上机前一晚,竟故意令自己生病,其实只想留下与耀干生活。

  第10集

  诚仔不肯跟随泗曼往英国,故意令自己生病,耀干更误以为诚仔装病闹情绪,后来耀干、泗曼终明白诚仔只是不想与耀干分开,泗曼知道自己一直忽略了诚仔的感受,终于,泗曼还是没把诚仔带走,让耀干照顾诚仔,然而一段婚姻与感情亦随着飞机远去而正式告终。耀坤连日来保护东江,知道东江外表坚强,其实内心对石琪非常挂念,遂与淑怡设计约东江与曾家上下一起热闹一番,东江与敬慈再次会面,大谈以往逸事,十分投契,众人以为二人和好,怎料转头又因小事争执,众只感心机白费。耀干终能和诚仔一起生活,然而耀干因不想受以往伤痛影响,还是决定与诚仔搬回深圳居住,继续中港两边走的生活,每天早上耀干都会看着常萍带诚仔上学,然后便匆匆赶回香港继续在医院工作,虽然偶有迟到,但众人明白耀干的难处,都不介意地鼓励耀干。耀干既要中港两边走,又要照顾诚仔,始终难以应付,幸而常萍正是耀干邻居,对耀干帮助甚多,耀干的压力得以舒缓,二人之间的距离亦越来越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