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港台剧>

金枝欲孽大结局

来源: 作者: 点击:
第二十一集安茜惊悉祖母之死的真相

  皇帝见玉莹在白扬安排下,乔装小太监前来相见,大为受落,并与她进内堂欢好,白扬内心难过,为放下心中爱念,离开时将玉莹所赠荷包放在路边。玉莹成功得皇帝宠幸,回宫拥着安茜喜极而泣。尔淳奚落白扬将心爱的女人奉上给皇帝,白扬不快,转身欲走,尔淳却仍不肯放过白扬。永禄无意中得悉安茜祖母之死并非意外,乃皇后所策划,愕然。

  孔武与安茜在雪上散步,问她可有为将来打算,安茜暗示愿意跟随孔武步伐,孔武大喜。安茜从永禄口中得悉祖母因自己而死,难过不已,后获皇后传召,知她利用自己来平衡妃嫔服在她之下。永禄劝安茜留在宫中找机会,利用玉莹来对付皇后。永禄代安茜交绝情信给孔武,孔武大受打击,往找安茜问个明白,表示愿意为她舍弃一切,又展示丝帕以表二人姻缘天定,安茜否认是丝帕主人,决绝离开孔武。

  孔武为情借酒消愁,因此被烫伤,白扬见状替他包扎,并以过来人身分劝他忘掉旧爱。玉莹获册封为贵人,竟向白扬讨教求子之法。白扬学孔武借酒消愁,不料,亦同告烫伤,香浮开解他。白扬想念娘亲,回家,皓雪见他指头受伤,上前关心。白扬请清华代向太医院请假,清华虽然体谅他,却问他究竟弄清自己的伤势没有。福雅从尔淳口中,得知白扬为了逃避玉莹,才暂停太医院职事,回家养伤,内心难受。

  第二十二集如玥为爱女甘替皇后抄经

  孔武孤身在雪地上行走,不禁勾起与安茜一起走的情景,难受。皇后在钦安殿遇如玥,二人言词间各不相让,皇后竟划破小格格脸蛋要胁如玥就范,如玥痛惜爱女,无奈依皇后吩咐留在殿中抄写经书。孔武见如玥抵着严寒天气抄经,放下火炉给她。安茜为对付皇后,决将与孔武的感情埋藏,并将刺绣心得倾囊相授众宫女,又教她们做人的道理。安茜悄悄割下自己的头发收入孔武外衣领中,又替他修补破靴。永禄发现安茜为报仇欲向皇后行凶,上前制止。

  安茜心深不忿往钦安殿质问菩萨天理何在,并怪正在抄经的如玥不向皇后报复,如玥指她若有本事成为皇帝的宠信,自有办法令皇后比死更难受,安茜顿有所悟。安茜着永禄替自己装扮,决定凭藉个人姿色,对付皇后。玉莹深得皇帝爱宠,沾沾自喜,更向尔淳出示皇帝所特赐令牌示威。玉莹视安茜如姊妹,着她同床而睡,安茜内心更感不安。

  安茜、孔武宫中相遇,安茜为免伤害他,回避。如玥从小灵子口中得知小格格备受冷待,久病未愈,忧心如焚。孔武在殿中擒获一受伤雏鸟,如玥想起爱女,将牠留下饲养。安茜求见如玥,并送上礼物,只为要得知皇帝的喜好。安茜与永禄复制从如玥手上得来的香包。尔淳、玉莹一起与皇帝对奕,安茜趁奉酒时,藉手上香气引起皇帝注意,尔淳、玉莹闻言一凛,安茜砌词掩饰。

  第二十三集安茜背叛玉莹成新贵人

  安茜使计引开玉莹,并穿上她的太监衣服往见皇帝,却被尔淳发现。皇帝正为下人不肯承认责任而大发雷霆,忽见安茜冒充玉莹,勃然大怒,安茜却凭巧言及智慧替皇帝解忧,皇帝大悦。尔淳向玉莹暗示她被安茜出卖,玉莹回宫发现真相,震怒不已。安茜接受皇帝宠幸,悄悄回宫将玉莹的衣服放回,玉莹现身,并怒斥安茜背叛自己,安茜直认不讳,二人决裂。

  白扬见香浮相陪其他男子饮酒作乐,表示愿意资助她回乡生活,香浮难过,跟他划清界线。清华教训白扬,逼他正视问题,否则只会伤害他身边的人。白扬被玉莹传召入宫,知她因被安茜卖而难解心结,开解她。安茜获册封为贵人,皇后托尔淳代皇帝送礼给玉莹,尔淳乘机嘲讽她一直被安茜及白扬蒙在鼓里,揭穿白扬当日为息事宁人,才为她另作画像,玉莹大受打击。

  万田着尔淳不要老是针对玉莹,需提防安茜。尔淳向安茜提议联手对付玉莹,并利用孔武来要胁她。安茜却反过来找玉莹合作,表明只有自己才有资格选择跟谁合作。孔武知道如玥挂念女儿,遂往找小灵子帮忙。如玥一心等候见小格格,终告失望,但得知女儿已病愈,且受皇帝关心,顿放下心头大石。玉莹不满宫中画师为她与皇帝所作的画像,要白扬献技,白扬表示因师承亡母,只能为喜欢的人才画得好,玉莹闻言一怔,得知白扬对自己的心意。

  第二十四集玉莹计中计对付安茜

  安茜与玉莹密谋设圈套诬蔑她红杏出墙,将她铲除。如玥在孔武安排下终得见小格格,感激他,孔武见如玥扭伤脚踝,背她回宫。玉莹使计试出尔淳对白扬有意,决改变策略,安茜不欲累及白扬,深感不安。永禄开解安茜,安茜却表示决往通知二人,不是为了救白扬或尔淳,只为挽回仅存的良知。原来,玉莹假意跟安茜合作,实则首要对付安茜。安茜往找白扬途中,被如玥的笛声吸引,最终只得白扬被当场捉拿。

  安茜发现玉莹的计谋后,震惊,玉莹坦言不会忘记当日被她出卖,尔淳从外闻二人对话,得知白扬无辜被牵连,激动斥问安茜时,三人忽被皇后传召。皇后为调查谁与白扬私通,着三人留意形迹可疑的女子,并要在皇帝回宫前解决此事。白扬被软禁候查,清华奉命前来探问白扬受谁牵连,希望他坦白招出一切,惜白扬拒透露半句。

  安茜以笛声引孔武见面,关心白扬近况,却发现他对自己有所误解,不快,惟有劝孔武与如玥保持拒离,免落得白扬的下场,孔武却不领情。尔淳不忍见死不救,欲往自首,不料途中遇万田,万田以退为进,终令尔淳放弃冲动行事,玉莹发现奸计不得逞,气愤。玉莹担心白扬终会供出自己,竟决定向他下毒手。白扬看出玉莹的用意,甘心吃她做的糕点,不料小礼子忽前来搞垮,玉莹发现他早知自己的毒计,既难过又痛心。

  第二十五集玉莹自首获皇后轻判

  玉莹将自己所为,迁怒于安茜。尔淳得知福雅为了白扬而向皇后自首,一惊,幸皇后根本不相信福雅。尔淳从福雅身上,顿有所悟,遂找安茜洽谈交易,安茜却不答允,更与尔淳打赌,指玉莹已对白扬动了真情,白扬终会获救。当晚,尔淳、安茜、玉莹难以入睡。孔武押白扬往见皇帝时,清华前来指已有人向皇后自首认罪,白扬一凛……

  玉莹被罚静思己过,白扬亦被免去院判一职,如玥却认为始作俑者,是安茜而非玉莹,孔武闻其推断,愕然。皇后向安茜说出轻判玉莹的原因,并对她作出警告,指后宫中不会有一人独大。皓雪请来香浮开解白扬,白扬却表示心中仍想见玉莹一次。尔淳后悔迟玉莹一步自首,福雅却指出即使让她先自首,仍不会令白扬钟情于她。万田发现惜春忍瞒已知福雅与尔淳在宫中交往,惟恐二人姊妹关系被揭发,怒掴她,惜春知万田对福雅起杀机,不安。

  如玥患上雪盲症,却不肯传召太医治理,孔武惟有伺机在皇帝面前提及她的病患。皇后奉命探望如玥,如玥逞强,坚拒让清华治理。如玥独自往探望格格,途中跌倒,忽闻孔武笛声。孔武向如玥坦言虽对她有赎罪之心,却不是因此帮助她,劝她忍辱负重让清华医治双眼。孔武巡逻时刚遇安茜之轿突然破毁,孔武遂替她打伞候新轿到来,安茜因与孔武一席话,厌恶自己为复仇而侍候皇帝。

  第二十六集尔淳怀龙种,玉莹遭冷落

  安茜侍寝后回到寝宫,为看不起自己而大发脾气,永禄前来开解她,并劝她放弃报仇,安茜却表示已不可回头。如玥得清华治理双眼,病况好转,才发现孔武细心照顾自己的安排,感激。尔淳怀有龙种,众人争相奉承,安茜前来,遣走众人后,欲与她和解,坦言她与玉莹皆不是自己的敌人,尔淳却以为她只为自保。

  万田得悉尔淳有孕,喜上眉梢,却劝她疏远福雅,以免泄漏身分。如玥为救爱女勉强求清华相助,清华知道小格格先天不足,惟有答应竭尽所能治理小格格。清华跟孔武指皇后不会让人动摇其地位,说出如玥数年前曾因自己袖手旁观而丢掉胎儿,她所以变成今日的厉害,也始至巨变之后。

  白扬复职,清华在他进宫门前,告诫一番。白扬替尔淳把脉,心却系在玉莹身上,尔淳看在眼里,难受。孔武与白扬对饮,劝他不要再想玉莹。玉莹因犯过错被皇后拒诸门外,众女出言奚落。万田再收养一名女孩,惜春劝他放弃藉送秀女入宫保位,不果。惜春不忍福雅牺牲成全尔淳,欲偷万田给福雅的书函,惜被发现,惜春错手杀死福田。尔淳请福雅相助让白扬与玉莹见面,以了二人心愿,亦可让自己死心。白扬本无语对玉莹,后在玉莹相逼下,终说出内心感情。玉莹紧抱打算离开的白扬不放,白扬再不能压抑情感,跟她发生关系。福雅、尔淳忽闻万田暴毙消息,震惊。

  第二十七集玉莹借种挽回地位

  福雅发现万田给自己的书函后,赶往制止正欲向万田骨灰下拜的尔淳,原来她已从惜春口中得知一切,但为了尔淳着想,决不跟她相认,并劝尔淳为了腹中块肉而活下去。福雅感激白扬一直隐瞒其姊妹关系,并着他将玉莹留下的珠钗交还,白扬决放下对玉莹的感情,将珠钗遗弃。安茜试探皇后对尔淳龙胎的关注,以证实宫中传闻,希望藉此掌握皇后罪证。

  如玥惊闻爱女病情反覆,以为清华出尔反尔加害她,决往找皇后,逼她下旨让清华治理小格格,皇后反而不许她再探望小格格。清华劝如玥放弃求见皇帝,把握最后机会与小格格相处时光。孔武发现小格格已死,如玥却坚拒接受事实,紧抱爱女不放,以折寿十年哭求上天保住女儿一命。皇后向清华暗示要他对付尔淳所怀龙种,被拒,皇后竟白扬性命来要胁他,清华心惊胆颤。

  如玥抱爱女找皇帝,皇帝惊觉小格格已气绝身亡,难过。如玥因女儿之死,重获皇帝的怜爱,回复昔日地位。如玥向皇后请安示威,更指尔淳、玉莹等即将取而代之,皇后气愤。如玥教训汪福寿,孔武刚巧经过,如玥恐被误会,传召孔武向他解释,孔武表示从没有质疑二人朋友关系,只是为避是非才与她保持拒离,如玥宽心,请孔武陪自己替爱女头七招魂。白扬替玉莹把脉,惊悉她怀有自己血脉。玉莹逼白扬隐瞒真相来成全自己,白扬为难。

  第二十八集永禄毒害皇后东窗事发

  宫女替皇后染发时突感痛楚,皇后恍然永禄一直暗中加害自己。福雅送种子给尔淳,希望能启发她履行天职。白扬在亡母灵前忏悔,清华惊悉爱子闯下弥天大祸。清华与白扬对饮,翌晨白扬宿醉醒来,发现清华另有所图,即赶回宫,及时阻止玉莹喝下胎药。白扬回家质问清华,清华坦言孽种不可留,劝白扬以大局为重,后得知玉莹没有喝下胎药,痛悔当年为皇后毒害如玥,以致未能回家见爱妻最后一面,抱憾终生,报应在今天。白扬以为清华举刀自尽,上前制止,后明白他用意,毅然痛下决定。

  永禄劝安茜想办法接近皇帝,安茜却表示视皇帝为报复工具,不欲埋没感情,讨好他。宫女汀兰得悉皇后要对付永禄,劝他不要永禄不想被指畏罪潜逃,执意回去。皇后向安茜说出永禄恶行,安茜惊愕并欲为永禄开脱,皇后遂说出安茜为何由宫女摇身一变成为贵人的真正原因,安茜无语,只替永禄求情。

  安茜赶往见永禄最后一面,永禄后悔当初为一己之私,告诉她其祖母之死的真相,令她改变及痛苦。孔武从永禄赴死前写给自己的信,终明白安茜的苦衷,往见她,安茜却万念俱灰,自责连累身边人枉死,孔武好言开解,不果。孔武求如再救安茜一命,如玥分析形势后,认为皇后仍对安茜有所顾忌,不会轻举妄动。安茜暗暗拜祭永禄,如玥上前表示愿意助她一臂之力。

  第二十九集福雅为救尔淳自尽

  如玥经不起孔武逼问,终说出教安茜报仇之法,孔武质疑她利用安茜利己。孔武被安茜拒于门外,孔武惟有隔墙高呼,劝她不要被如玥利用。清华向皇后提出呈辞,并奉上白扬的断指示忠,皇后表面尊重他的决定。陈爽重投天理教,誓入宫替宝婵报仇。皇后为调查万田安插秀女入宫一事,传召惜春,惊悉她原来是前朝宫女,更深信她与万田有所图谋,惜春最终不堪被皇后折磨,咬舌自尽。

  福雅发现惜春之死,往找尔淳,向她叮嘱一番。福雅请求白扬带尔淳离宫,白扬惊觉福雅为救尔淳而服毒自尽,难过,福雅将两姊妹对白扬的感情坦白相告,白扬错愕。尔淳前来探望福雅,惊见她将不久人世,福雅临终前苦劝尔淳离宫。玉莹婢因挂念乡间老父安危,为了提早离宫,竟出卖玉莹,向皇后禀告其胎有疑点。

  安茜准备出席皇后约会,伺机行动,孔武赶往阻止,并欲以自首逼她放弃舍身报仇,安茜将如玥心事说出,劝孔武不要辜两女对她的情意,孔武愕然。皇后将一众贵人的恶行告知皇帝,皇帝却正为天理教作乱一事而苦恼,不欲听她一面之词,怒赶她离开,皇后气愤。如玥知孔武欲将皇后恶行禀告皇帝,前往制止,并向皇后表示已跟安茜结谊,以保她一命,皇后气愤。清华一家三口决离京返乡,白扬却坚持回宫送福雅最后一程。天理教暴民在陈爽引路下,闯入皇宫。

  第三十集皇后藉暴乱铲除眼中钉(大结局)

  皇后趁皇帝不在皇宫,决乘天理教闯宫之乱行事,解决眼中钉。玉莹藉词恭送福雅灵柩上路,见白扬一面,欲挽留他在身边,惜白扬心意已决,尔淳因而得悉玉莹怀有白扬孽种。如玥看穿皇后之诡计,不肯听命移驾至储秀宫。孔武奉命前往杀白扬,因而令藏身于福雅灵柩中的尔淳跌出来,惊愕,后暴民涌至,三人决先行逃命。

  白扬为救玉莹返回宫,着孔武带尔淳、安茜离宫。孔武为找安茜教尔淳逃走方向,及约定会合地点。陈爽为替宝婵报仇,要胁孔武往找如妃算帐。尔淳往找白扬,却只见玉莹,玉莹不信尔淳所言,不肯随她离宫,白扬此时寻至,告知皇帝已洞悉一切,劝玉莹离开。陈爽举箭射杀如玥,孔武挺身护如玥,陈爽见众口一词,终相信宝婵非被如玥所杀,此时,暴民闯至,孔武见陈爽中箭,悲痛杀敌,如玥发现暴民皆是阉人,怀疑是皇后所为。

  尔淳与玉莹、白扬逃走时,哮喘病发,遂着二人自顾逃命,玉莹闻白扬劝尔淳的说话,毅然回宫,白扬气愤,以为她执迷不悟,怒掴她,惜玉莹仍坚决回宫。白扬终不忍见玉莹白白送命,回宫找她,并与尔淳约定在宫外会合。如玥见形势危急,决与孔武与安茜分头离宫,孔武坚决共同进退,如玥遂逼他在二女中作出取舍,孔武如何抉择?安茜发现尔淳在宫中徘徊险被杀,上前救她,并与孔武带她一起离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