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港台剧>

金枝欲孽分集剧情(11-20)

来源: 作者: 点击:
第11集

  鄂发现禄与茜在一起,不满。鄂出言训茜,茜终憋不住,欲强行离宫,幸武及时制止。武开解茜时,发现原来一直与自己以笛子和奏的正是她。淳因断线风筝而结识福,二人甚为投契。扬怀疑淳是福亲妹,找春求证,春只道查究真相是不智。

  扬受福所托送香包给淳,纾缓其哮喘症,淳却误会是扬所赠。鄂向禄公报私仇,茜为救禄而向鄂低头。武送信给茜,被鄂发现。鄂怒掴茜,武以宫规令鄂不敢继续放肆。鄂向武找碴反被嘲笑,鄂迁怒于茜,竟命其外甥曹镇南将茜奸污替自己留后。

  第12集

  茜为保贞操而刺伤南,时武突出现将鄂与南杀掉。如为抽出内奸,再向茜施压,茜绝望。鬼节将至,陈妃冤魂索命之谣言甚嚣尘上,人心惶惶。莹自以为博得如欢心,扬却不以为然。如发现婵偷偷在祭祀名单上加上陈妃的名字,勃然大怒。

  婵偷偷拜祭陈,如出现,揭破一切乃人为布局。后向如提议将茜赐婚一事作罢,如却一意孤行。莹将发现茜偷偷向水井拜祭一事告知如。武欲安排茜离宫,茜却不愿连累他。鄂、南的尸首被寻获,如审问茜,逼她供出内奸,不果。如竟以茜祖母的性命要胁茜。

  第13集

  后插手鄂、南命案,将茜带走,茜一力承担杀人罪名。后闻井中发现另一副白骨,即命人将水井封闭,不许有人再翻究此事;茜获轻罚。爽不满武为茜杀人。莹讨好如以博取她的信任,如暗示会安排她侍候皇上。婵多日没有在后宫出现,引起众人揣测。不久,婵突往找茜求助,原来一切是如为引出奸党的布局。

  如以为莹是奸党,既诧异又激动;莹辩称是被淳引来的,如不信。莹拿香包质问淳,二人互揭底牌,继而反目。莹母突被如传召入宫,田使计令如误会她与自己有来往。如认定田与后是一伙,声言不会让后的人接近皇上。

  第14集

  武发现后身边的太监汪福寿私运\从白骨除下来的玉戒指出宫,华替寿求情,并将玉戒捣碎。后知华已洞悉一切,感激他替自己隐瞒,赐厚礼答谢他。华知后准备对付如,往找扬。扬发现雪默默为自己所做一切,感动。扬恐莹再得罪如,讹称她染上传染病;如满意扬表现。

  莹之物件被销毁,莹欲夺回银票,被阻,伤心激动。淳欲罗致茜,茜却不为所动。如侍候皇上就寝,皇上却半夜离宫。如明白皇上已嫌弃自己,决另觅可靠人选亲近皇上,如发现淳是可造之材。淳知福因失宠而被看扁,只有扬没跟红顶白,对扬更添好感。莹求如,期望再获信任,如竟要她将粉面划破以示忠心。

  第15集

  莹终舍不得自毁容颜,如鄙视她。莹迁怒扬,并要他归还被销毁之银票。莹为免母挂心,求茜代送信出宫给她,却被婵发现。婵使计欲从武手上夺过信件,惜被武发现,二人起龃龉。武发现婵被毒虫咬伤,即替她吮出毒液,并背她往找太医,婵被武的体贴吸引。

  淳看过春托扬送来的签文后,伤心得不寝不食。扬知淳心意,派人送礼物给她,淳感动。茜无法替莹送信,莹大发脾气。扬从茜口中得知莹的苦衷。福见淳心事重重,开解她。淳随众赏月,期间离席欲找扬,不果。原来扬往找莹赔罪,莹感激他代探望母亲。淳不满扬细心待莹,将礼物退还后回宫。

  第十六集尔淳险胜一仗获如玥信任

  尔淳将发现宝婵烧木头一事告诉万田,万田指如玥使用霹雳木向皇后落咒。尔淳从白扬口中得知如玥素来不信鬼神之说,其后在小格格百日诞辰祈福典礼上,见如玥使用道长曾吩咐过虽避免相冲图案的袍子盖小格格,决将发现烧霹雳木一事秘而不宣。福雅做手套给尔淳过冬,托白扬代劳,白扬想到玉莹受灼伤的手,请福雅为玉莹多做一对,尔淳刚好前来探望福雅,闻言不悦。

  玉莹独自在房中大吵大嚷之际,尔淳至,玉莹不明她的企图,颤抖。孔武兴高采烈告诉安茜其祖母即将抵达京城,及自己即将升任为领带,安茜却反应冷淡。孔武后从永禄得知安茜苦衷,毅然放弃捐官,安排她与祖母相见,陈爽却不满他为安茜牺牲兄弟二人前途。安茜险些不能与祖母相见,幸孔武终在最后一刻,送祖母至,二人久别重逢,相拥而泣。

  孔武安排安茜祖母在京城附近庵堂落脚,又建议安茜出宫后可跟祖母在京城卖茶果,安茜感激。宝婵对孔武有意,孔武却毫不领情,陈爽却恋上宝婵,更辛苦找来开光玉牌给她护身。孔武往探望安茜祖母,却发现她上山摘野果时被野狗咬死。安茜痛失至亲,大受打击,却坚持继续为祖母缝制棉袄。宝婵不满安茜丢下手上功夫,埋首制棉袄,上前责备她,二人争持间,棉袄被扯破,安茜怒掴宝婵,因而受罚,孔武往开解安茜。

  第十七集玉莹为额娘重新振作

  安茜身心俱疲,晕倒在玉莹房中。尔淳见白扬为了玉莹而替安茜把脉,不悦,出言嘲讽白扬,并将福雅托白扬所送的手套退还。安茜获皇后恩待,不但让她回复原职,祖母骨灰亦获准回乡厚葬。孔武陪安茜送祖母最后一程,并暗示爱意,孔武知道安茜不再回避自己,展露笑容。安茜趁出宫机会探望玉莹额娘,发现母女二人皆为对方着想,隐瞒自己的处境,不料回到宫中却见玉莹自暴自弃,劝她不要辜负母亲期望,令玉莹重新振作。

  宝婵从陈爽口中得悉他与孔武欲捐官,趁如玥沐浴时,使开其他下人,偷如玥珠链给陈爽运出宫变卖,惜事败,宝婵匆忙间遗下陈爽所赠玉牌。小灵子找不到刺客,宝婵见他拾得玉牌,暗惊。宝婵恐被查出,求孔武带自己离宫,不果。陈爽被搜出私运宫中物件,却以为是孔武举报自己。因玉牌刺客一事,宫中流传如玥与匿藏于宫中的道士有染,如玥誓言抽出自己寝宫内泄漏消息者,宝婵忐忑不安。

  皇后为了如玥的传闻召见宝婵,宝婵险招驾不住,幸如玥及时带走宝婵。宝婵终向如玥道出真相,如玥痛恨她毁了自己的名节,怒打她,尔淳好言劝解。万田吩咐尔淳向宝婵下毒手,令皇帝不再信任如玥。尔淳假意开解被罚的宝婵,知道她因痴心错付才铸成大错,感同身受,决改变计划。尔淳发现宝婵伏尸于池塘中,惊惶失色。

  第十八集如玥失势白扬被投闲置散

  皇帝关心受惊过度的尔淳,皇后藉词留下尔淳休养,并暗示宝婵之死另有内情。尔淳巧言令皇帝相信宝婵并非畏罪自杀,并对如玥起疑。万田认为宝婵之死可能与皇后有关,尔淳感对付的人不只如玥一人,苦恼。皇帝亲自查问如玥关于宝婵之死一事,心中却早有定案,并决定册封尔淳为贵人,如玥心灰意冷。如玥着小灵子送上金炉给皇帝以表关心,皇帝却因皇后而将它退回。如玥发现自己失势,大受打击。

  白扬与另一名太医张榕替尔淳作出截然不同的诊断,皇后逼清华作出判断,清华明白皇后担忧白扬靠拢如玥,决将尔淳交给张榕治理,白扬不忿,回家与清华理论,清华说出白扬犯错的关键。陈爽被赶出宫后,因欠赌债遭毒打,孔武欲代出头,陈爽却不领情,宁向白扬求助。白扬要跟孔武赌一赌大家的运气,孔武胜出,却低声下气请白扬代照顾陈爽,白扬爽快应承。

  安茜请白扬还玉莹一个清白,指她传染病已痊愈,白扬却表示爱莫能助,孔武见二人在一起,不快。白扬见玉莹按安茜指示彻夜不眠做「百寿明灯」,大赞安茜聪明。皇帝寿辰将至,皇后陪皇帝夜观天象「五星贯珠」,皇帝见喇嘛竖立经幡,知道是如玥亲手为自己祈福所制,若有所思,皇后不悦。皇后发现玉莹私放孔明灯,来替自己祈福,又见她发髻别致,对玉莹留下深刻印象。

  第十九集皇后计中计陷害如玥

  皇后想起玉莹别致的发髻,传召永禄前来,对他手艺甚表满意,永禄按计划以巧言令皇后对玉莹添好感。永禄将自己在皇后宫中所闻告诉安茜,安茜感事有蹊跷。皇后安排玉莹见皇帝,如玥此时前来恭贺皇帝寿辰,玉莹出言挑衅如玥。如玥本欲利用小格格令皇帝回心转意,岂料皇后早已收买其奶娘,令皇帝误会如玥毒害亲女,如玥惊愕之余,更被皇帝唾弃。

  尔淳册封为贵人之日,皇后前来奚落如玥,如玥始明料一切是皇后的布局。玉莹获皇后准许让安茜留在身边伺候,尔淳遂要求让玉莹随自己一起入住新寝宫。安茜猜不透尔淳的用意,求助于白扬,希望他能箝制住她。孔武不知安茜为何找白扬,心中不悦。尔淳以御赐酒菜逼玉莹进食,安茜欲为她挡驾,惹怒尔淳,幸白扬及时到来解围。永禄获皇后赏识,宫中地位提升。

  尔淳假传圣旨引玉莹见面,欲逼玉莹离开白扬,玉莹险送命,幸安茜及时带白扬前往制止。尔淳见白扬紧张玉莹,心酸。福雅劝尔淳将爱意藏在心中,尔淳更难过。孔武发现陈爽又因欠钱捱揍,始知白扬食言,气愤,陈爽却不肯领他的情,更与他划清界线,孔武知陈爽要回乡,表示拿盘缠结他。孔武斥白扬没按照承诺照顾陈爽,并指他对安茜另有所图,白扬为自己辩护时,二人瞥见一人持刀入宫,担心他对皇帝不利,二人遂赶往护驾。

  第二十集安茜识破尔淳阴谋反占先机

  孔武、白扬护驾有功,地位即时提升。安茜跟孔武说清楚与白扬关系,孔武释怀并向她道歉。孔武因接受皇帝封赏,延迟了出宫见陈爽,以为陈爽不辞而别。孔武擢升至御前侍卫,见尔淳向皇帝表示玉莹跟自己相克,告诉安茜,安茜猜出尔淳图谋,想出对策,果然令皇帝反过来产生对玉莹的关注与怜爱。

  白扬代陈爽约孔武见面,陈爽恭贺孔武升官,并藉口慰问宝婵来试探孔武,原来他得悉宝婵已死,不满孔武对自己谎话连篇,跟他决裂。玉莹发现与母的画像不见了,认定是尔淳所为,往找她晦气,安茜将她劝住。白扬代玉莹向尔淳取回画像,尔淳决绝指画己被毁。白扬为了摆平事件,凭记忆替玉莹再画画像,香浮从他落笔肯定,知他对玉莹有意。玉莹获皇帝传召侍寝,白扬失落,孔武却以为安茜终可功成身退,开心。

  尔淳施计令玉莹独守空帏,玉莹心有不甘找尔淳晦气,安茜劝阻。白扬明白玉莹心情,教她以真情打动皇帝,玉莹顿有所悟。玉莹亲手缝制荷包给白扬,答谢他。白扬奇怪皇帝服药多日,仍然疲惫,翻查脉案,怀疑万田私下用药,往找尔淳好言相劝,惜尔淳不领情,以为他是替玉莹出头,嘲讽他将会再次押错保在玉莹身上。福雅见白扬紧张玉莹所赠荷包,知他心意。白扬向皇帝表示要以心药治他的心病,原来所谓心药即是指玉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