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港台剧>

《有情岁月》之《流金岁月》分集剧情介绍(26-30)

来源: 作者: 点击:

第26集在守怀疑希雅红杏出墙

众热烈庆祝善本回家,善本喜闻鼎丰的营业额上升,善行提议扩展业务开投资公司,善本不语。运亨赞善本看出危机,不讳言善行的经验不足以掌管投资公司,大权必落入荣通手上,肯定会影响鼎丰金业。股东大会上,善本表示仍未是时候开投资公司,应将资金集中在鼎丰金上,以实现荣邦将鼎丰金成为国际认可九九九金的遗愿,众赞成,善行失望。

如宝看中一位参加珠宝设计大赏的作品,希望让她到鼎丰工作,善本答应。希雅夺得设计大赏冠军及见习设计师合约一份,既喜且忧,天蓝鼓励她接受。如宝约见希雅,始知她是天蓝的妈咪。希雅宣布得奖及到鼎丰工作,在山大力反对,二女责他是大男人,守康则以让希雅去碰碰钉子劝他。

希雅首天上班重遇旧情人运亨,即转身离开,运亨追出。二人在餐厅畅谈近况,天蓝无意中看到,忆起小时候看见二人相拥情景。运亨送希雅回家遇见在山,引起在山妒忌。天蓝回家见在山指责二人如旧相识,又见希雅矢口否认,冲口说出当年所见,希雅申辩但二人不信,在山更说怀疑天蓝不是其亲生女,希雅怒然离家。如宝得悉事情始末,安慰希雅并着丽芙收留她。善本通知天蓝希雅住处,运亨更发誓二人是清清白白。天蓝向希雅道歉及劝她回家,希雅表明要在山来道歉才回家。

第27集在山向希雅认错

丁家一众积极为善本筹备婚礼,善本坦言欲另觅新居过二人世界。善本带丽芙看新居,丽芙竟看见百韬,惊惶大叫。丽芙为幻觉而忧心,嘉芮安慰说这是婚前恐惧症。如宝托丽芙照顾善茵,善茵百般无聊看报纸,见到快餐店聘请店员即独自去应征,中途迷路,幸遇见司徒佳,司徒佳更教她见工的方法。善本等发现善茵不见了,大惊失色。如宝不准善茵做店员,善茵不满她不信任自己的能力,善本等齐游说如宝让善茵到鼎丰上班。

希雅见在山迟迟不来道歉,化悲愤为食量,吃至呕吐大作,运年心生一计。天蓝接到电话指希雅自杀,大惊,但在山认为这是苦肉计,不会去认低威。天蓝与守康匆匆赶至运年家,天蓝见到希雅口吐白沫即喊叫救护车,众诸多推搪,守康看出诡计,于是将计就计,硬要背希雅去医院。在山在家忐忑不安,最后还是赶往医院,当他看见希雅正要推进去洗胃,惊惶失措并向她吐露心底话,希雅窃笑。守康乘机叫天蓝也要珍惜眼前幸福,天蓝终接受他的爱意。

善茵带齐熊公仔上班,更说熊爸爸是她的守护神。善茵奉命送一袋碎钻到金库,竟因贪玩忘了正事,更遗失碎钻,司徒佳怒责她没有责任感,助她找回碎钻,其后鼓励她建立信心是靠自己,并非靠守护神,善茵感激兼受教。


第28集丽芙精神备受困扰

丽芙在工场看见金水、试婚纱都幻见百韬,精神备受困扰。丽芙向心理医生透露可以跟善本结婚觉得很幸福,但却抛不开百韬。心理医生指善本与百韬是她历史的一部分,假如要忘记不愉快记忆则要将善本一并忘掉。丽芙决定离开香港往法国进修,善本尊重其决定,但如宝百思不解。善本亲自送机,丽芙说将会以全新的丽芙回来,希望日后不会只能做朋友,又劝他做回自己,不要只做过有情有义的人,善本默然。

善本在街上看见天蓝与守康拍拖买小龟,黯然神伤。希雅大弹在山的厨艺差,在山向二女求救。守康送警察模型给天蓝,着她叫模型如见他。天蓝拿着模型与守护星,想起与善本的快乐时光,心中怅然。守康请天蓝回家吃火锅兼见家长,天蓝以未有心理准备婉拒;守康再叫她一起拍“大头贴”,天蓝指无聊,守康感失望。

守康无意中知道善本与丽芙已分手,加上翠儿危言耸听,自觉与天蓝的感情没有进展而沮丧。小雨见守康垂头丧气,追问原因,守康坦言相告。小雨指守康出现信心危机,天蓝闻言不语。守康坦言善本与丽芙已分手,假始天蓝要跟善本复合,他只好送上祝福,天蓝即表示要好好考虑,又说幸好彼此感情不算深厚,假如分手应该不会伤害他,守康闻言痛在心里。守康强颜欢笑回家,赫见天蓝。

第29集翠儿入鼎丰接近善行

守康为误会天蓝而道歉,天蓝更主动与他拍贴纸相,守康大喜。守康拿着贴纸相回来炫耀,翠儿大受刺激,昆玉鼓励她主动追求心仪男子。翠儿拿着海豚照片约会善行,但联络不到他,惟有托嘉芮传话。善本吩咐善行负责做市场分析报告,善行以忙于投资公司计划书推却,不果。嘉芮忘记告诉善行翠儿正在等他,即赶去餐厅,但翠儿误会她从中作梗,嘉芮气结。翠儿知道鼎丰聘请设计部初级文员,心有决定。

守康不满家人霸占天蓝,妨碍其二人世界,竟当众拥吻天蓝,众识趣让二人独处。嘉芮惊悉翠儿就是新聘的文员,互相斗嘴。善行为整理市场分析报告苦恼,翠儿争着帮忙,嘉芮相让。原来嘉芮看扁翠儿无法完成,想给她一个教训。善行见翠儿迟迟未做好报告,担心,嘉芮安慰说已准备了一份。善本来收取报告,翠儿竟及时交出,并获善本及善行称赞。

怀谷致电托善本打听翠儿的心上人是谁,善本从电话中听到天蓝与守康的声音,感不是味儿。如宝见善本寂寞无聊,叫他去法国找丽芙并求婚,善本支吾以对。善行将投资公司的计划书交给善本,希望他在股东大会上提出。善本在大会上表示正在申请鼎丰金成为999.9纯金的认可资格,需要大量资金,只好将投资公司计划搁置,善行不悦,拂袖而去。


第30集善本、善行兄弟交恶

翠儿带善行到舞厅散心,二人跳舞时翠儿被一金毛男子非礼,善行跟他理论之际,守康率众来查场,善行被搜出身藏丸仔,被带返警署。善行表示被金毛陷害,翠儿也指他是冤枉,守康恼她去不三不四地方,对她疾言厉色。善行与翠儿被释放,怀谷人即叫翠儿疏远善行,指他不是好人,善行摸不着头脑,其后恍然他知道撞死人一事,以为善本四处散播,不悦。

怀谷坚决反对翠儿跟善行拍拖,向昆玉透露善行曾撞死人不顾而去,恰巧被守康听到。如宝看见善行与善本不合,劝善行体谅善本为丁家尽心尽力。善行见她只替善本说好话,心中更不满,荣通从中挑拨离间。纪雯被鸡肋手下警告还债,纪雯责荣通跟善行一样没用。鸡肋劝荣通再合作洗黑钱,荣通说要等待时机。嘉芮劝善行解雇翠儿,善行犹豫。其后见守康逼自己离开翠儿,故意拥着翠儿说不会放弃她,翠儿闻言大喜。翠儿责家人戴有色眼镜看善行,怀谷气极。

股东大会上,荣通与善行指投资鼎丰金的资金太大,且动用了如宝的物业太冒险,善本请如宝出席大会。如宝说出支持善本的理由,善行不悦离开。荣通无意中知道善本与善行并非亲兄弟,部署夺产计划。善本欲与善行修好,但善行反应冷淡,还刻意介绍翠儿是其女友,善本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