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港台剧>

天下第一媒婆剧情分集介绍第13-17集

来源: 作者: 点击:
第十三集

  乐太医一到便说郑万钧中毒了,但那只是泻药,顺手将万钧的昏穴一点,拿了皇上的尚方宝剑前去救小包,双双则是拿了钦差大人的令牌前去救喜儿,双双一到了牢房,发现怎么一个人都没有,只有两个狱卒昏倒在地,一问才知道喜儿被蒙面人救走了。

  牢里,慕容明珠潜进,救出喜儿,喜儿惊──

  双双来到牢里要救喜儿,却发现喜儿不见了。

  连城来到码头亮出上方宝剑,连城顺利救出小包。

  从狱卒的口中问出,黑衣人的的去处,大家赶紧的跑去,锦衣卫的行馆,救喜儿。

  明珠带喜儿来到他青州的行馆,要喜儿先躲一阵子,喜儿不明白,为何杨公子要救他?明珠笑着告诉喜儿自己已经知道她就是洪公子了,喜儿惊喜。

  喜儿告诉明珠自己不是要隐瞒,只是图方便才扮男装,没想到当初误打误撞被人拉进了风月楼。

  一家丁来报有侍卫回府,明珠反应,要喜儿待在房里。

  四锦衣卫在厅堂等着慕容明珠,要明珠不需再找公主,而且公主密谋造反,非杀不可,明珠惊楞。在外头偷听的喜儿,转身跑了开去,这时明珠才有些明白,原来喜儿就是公主,但仍然有些怀疑前去一问喜儿,喜儿因误会了明珠,逃出了锦衣卫的行馆。一出了行馆马上就遇到了锦衣卫的四大侍卫,还好连城实时出现,不料双掌难敌八手,眼见公主差一点被四大护卫杀了,一个黑衣人出手救了公主,叫公主先走,原来那个黑衣人就是慕容明珠,连城和明珠两人联手攻四大护卫的头头,风抵挡不住,随即撤退,明珠马上问乐太医,喜儿是否是公主,乐太医告知明珠喜儿是公主一事,更将奉圣暗杀韩太医和奉圣要他娶公主一事的内幕告诉了明珠,明珠听了一脸错愕,不敢相信干娘竟然是这样的人,请连城传话给喜儿说明珠想见他。

  乐连城在言语当中知道慕容明珠不清楚实情,所以确定了客氏有事情隐瞒明珠,更也证明客氏并没有把明珠当自己人。但乐连城对明珠说着,不管他是敌是友,今日分开后,两人敌对的情况是事实,所以再见面时,两人绝对不是朋友!慕容明珠很困惑,不管未来如何?他会把事情弄清楚,还求连城替他约公主见一面,连城答应。

  双双一个人在家,将怀中的休书摊开桌上,他想起万钧曾经体贴的对他,想起和万钧过去一起生活的时光,双双好难过,这时喜儿来到双双家里,双双看到喜儿高兴的不得了,双双还问喜儿怎么逃出来的,喜儿没多说便看见双双在看休书,两人感性的讲述男女间的情爱与无奈,喜儿也将自己心中的事告诉了双双,这时,双双听到外面有声音,要喜儿先躲起来。

  原来是万钧来找双双,万钧看到休书对双双说着,他们的缘分已尽了,要双双不要再沉溺过去的回忆里,双双擦擦眼泪笑着说,自己才不会再想他呢!只是要把休书随时带在身边提醒自己郑万钧是个负心汉!

  万钧知道这阵子跟双双之间因为全城娶亲的事情搞得两人关系越来越差,跟双双说这样实在不值得,虽然做不了夫妻也该做朋友麻!

  连城问双双喜儿还好吧,双双叫喜儿出来,并进厨房给两人弄点吃的,连城告诉喜儿刚刚他和慕容明珠谈过了,喜儿楞了下,原来杨鸣就是慕容明珠,而他们两相识全都是因为明珠有目的的,不过连城却替慕容明珠说了话,要喜儿先观察,也许这里面有误会也不一定,否则刚刚他就不会被慕容明珠所救了。

  连城告诉喜儿,慕容明珠要见她,喜儿不愿,并将玉佩请连城送还给明珠,连城答应会转告,连城又告诉喜儿青州不宜久留,他担心会让双双他们陷入危机,他们必须赶紧出城,而在这之前,他得要去单单那里再把韩颖师父的扇子给找到,要喜儿先等待,双双炒了一盘菜出来给两人吃,连城托双双将喜儿带到小包那里去比较安全,他去办件事情就会去找他们,双双保证一定会让喜儿安全。

  四大护卫正在跟郑万钧说,叫他封锁全城,直到找到那个人为止。

  第十四集

  一早双双和小包要送喜儿出青州,一出门竟然发现全城都被管制了,要出城的一个一个收身,验明正身为了就是要抓喜儿,双双于是乎一不做二不休,打昏的三个官兵,装起官兵来了,不料郑万钧竟然紧急集合,双双要溜也溜不掉了,只好跟着大家一起去集合了,因为双双看到郑万钧出口救骂,让身份暴露出来了,还好小包精明,想出一计鱼目混珠,当场让集合场混乱了起来,赶紧带着双双和喜儿跑到安全的地方。

  清晨连城趁单单不在时,潜入她的房间找东西,突然发现单单回来了,干脆就大刺刺的坐在椅子上,单单一看见乐太医心花怒放,没想到连城这么心急,心想原来连城早对她早有意思,还来房里找她……连城尴尬解释,是要来看扇子的,单单心想想见我就说吗?两个人躺在单单床上看着上面单单珍藏的扇子,在外面因为好奇连城要办什么神秘的事情,于是跟踪了连城到了单单卧房外,让双双更确定连城跟单单有私情。

  喜儿想到明珠的事而心酸流泪,双双问喜儿到底是怎么回事?谁把她给救出来的呢?喜儿告诉双双是她朝思暮想的人救了她,但让她更觉的痛苦,双双觉得喜儿可能失恋了,所以才会有这样的反应,站在门外关心喜儿的小包不停的张望,担心喜儿会不会生病了?

  单单上钦差府上找吴大志,吴大志以为单单真是来找他的,乐得迎接,没想到单单是要找乐连城的!说有事要跟连成商量,吴大志显得很不高兴,他说那个太医人品有问题,而且现在全城都封城啦,太医要是被逮到了,就得准备入监,要单单别找他啦!吴大志还拿了一个箱子送给单单,单单打开一看是把不起眼的纸扇,随手就把它丢在一旁了!大志安抚单单:没关系,我再给你买漂亮扇子!单单一点都不领情就走了。

  在小包那里的公主闷闷不乐的,小包不停的演戏逗她开心,公主谢谢小包,能认识小包这个朋友是她的福气,小包听了不好意思,他只希望喜儿能开心,只是喜儿长得太漂亮了,大家都要追她,是他福气好才让喜儿不嫌弃跟他做朋友!喜儿听小包这么一说,觉得很愧欠他,因为她没跟小包实情说出自己为什么会被许多人追着跑,小包小心的问着喜儿,到底是谁让喜儿不开心呢,小包一定第一个为她出气!喜儿终于露出笑容。

  连城找公主,告诉公主封城之事,他们必须要用结婚计策才可全身而退,并问公主,是否真的不再见明珠,公主心意已决,连城只好将玉佩拿给明珠了。

  第十五集

  慕容明珠在枫树林等着公主到来,却等到了连城,连城将玉佩和公主的话带给明珠,明珠难过,但不死心,还想见公主一面,不料四大高手尾随跟踪连城,明珠不放心也跟着去──

  单单腼腆的说要找双双帮她作媒,刚好连城也到了,原来连城要拜托她作的媒就是这一个媒阿!双双心理显得不高兴。连城心想要假扮的媒是要喜儿和小包,但连城这时才发现有人跟踪,只好顺着单单的意思,双双说这个媒我一定包到好。之后四大护卫反而跟踪双双去了,连城不放心紧跟在后,找到机会将双双拉到一旁讲清楚,四大护卫一看双双不见了,准备开始搜索,明珠出现说不用找了,要是跟踪双双可以找到他找就找到了,五人便转身回锦衣卫行馆去了。

  双双一直不听乐连城讲话,连城才跟双双说起扇子一事。连城以为扇子在单单那儿,双双才知道连城是为了什么去找单单的,双双又问连城什么样的扇子,连城形容,双双想到不会是再郑万钧那吧!但心想先就喜儿要紧。

  明珠不知道该怎么帮喜儿,只好将四大护卫全部支开一一打伤,为了不要引人怀疑,明珠也将自己打成重伤,这样喜儿就有足够的时间来准备逃离青州了。

  双双问青青知不知道前几天万钧来找过她?青青气势凌人,告诉双双万钧做什么事都会跟她报备,万钧很疼她的,相信万钧不会做对不起她的事!反倒要双双别再那么执迷不悟啦!

  双双笑着说自己对万钧已然心死,不会有所期待,不过万钧找她是为了喜儿的事。青青直接反应问双双,难道他还要纳妾!双双点头。青青急得想要出去找万钧算帐!双双制止青青,她说有更好的计策要请她一起帮忙,只要让喜儿出嫁了,万钧就没辄了不是吗?青青一听有理,问双双她该怎么做!双双要青青不要让万钧知道喜儿要结婚的事,青青可以去观礼,证明两人的婚事,青青认为是好计策,答应了双双,两人笑得很满足。

  方唐跟狗六跟踪小包,知道小包忙着准备结婚的事情,方唐认为不宜打草惊蛇,得赶紧回报钦差大人!马上到了钦差府上找万钧,让青青给阻挡了下来,青青问方唐来做什么?方唐说他找到喜儿姑娘的下落了……青青问方唐这跟我们大人有何干系?方唐说这…跟大人的确有关系,如果不赶快,那喜儿可是要结婚了…大人就娶不了啦!方唐说毕,觉得自己说露了嘴,马上闭嘴!用手遮着嘴巴。青青忍住怒火,要方唐从今而后不要过问喜儿的事情,她也不会计较错绑过她的事,否则她会请相国府的人关了方家的钱庄充公!方唐听了不敢得罪夫人,说自己以后决不会管了,只要钦差大人饶了他就行,青青夫人跟他保证,万钧绝不敢动他一根寒毛,方唐这才放心离开。

  方唐想到如果郑万钧不娶喜儿,那我就纳喜儿为八姨太搂,方唐心想等小包要和喜儿成亲之时,来个大抢亲不就得了,把小包换成我这样刚刚好。

  万钧问吴大志方唐死到哪里去了?叫他帮忙找个人,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要吴大志去将方唐找来,吴大志才一出门便给青青挡了下来。现在青青正在气头上,一听方唐说郑万钧要娶偏房,连郑万钧拿他也没折。

  双双也因为回家的路上看到慕容明珠在路旁流泪,一旁树林里喜儿在那看着难过跑回家去,双双便觉得这一对一定有情愫,但连城跟双双说他们是不可能的,叫双双不要在增添是非。

  双双找到了慕容明珠,知道明珠是爱着喜儿的,希望双双可以帮他,双双于是约了喜儿出来,和慕容明珠好好的谈一谈。但这中间的情愫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完的,在纠缠不清的时候,小包出现了,这时的小包也正沉醉在要和喜儿结婚的喜悦中,虽然他知道是假的但还是很高兴,喜儿也是告诉明珠不要再来烦她了,她要跟小包结婚去,但明珠殊不知这是假结婚真逃走,双双一看也知道他们俩缘份未到。于是就照计划进行了。

  第十六集

  青青闹着官府上下不安,又叫大志将他装起来,跟大人说抓到喜儿了,郑万钧一听马上去找四大护卫,没想到却闹了个大笑话,青青终于受不了了,跟万钧你一句我一句,说万钧要纳妾她心里很难过,这才说穿了,原来都是宋双双在投搞的鬼,万钧便将喜儿的真实身份告诉青青,青青才恍然大悟。

  青青也将双双的计划告诉万钧,万钧便将计就计,等到新婚那天再来个一网打尽,青青又去探探双双的口风,让双双觉得很奇怪,怎么刚得到青青的帮忙后,只要是出城的迎亲队伍也都开始严厉盘查了,连城心想这一定有鬼,连城心生一计,叫喜儿假死在顺是送出城。

  另一头的方唐也在准备要娶喜儿,兴匆匆的张罗着。

  时候到了,小包和喜儿演了一出,毁婚记要叫小包失手杀了喜儿,在混乱的时候在借机逃跑,但万万没想到,方唐竟然跑出来搅局,再小包和方唐扭打之时,喜儿为了要救小包,帮小包档了一刀,不幸丧命,四大护卫一进来,将喜儿的脉搏一把,果然已经死了,便回去京城复命去了。

  明珠一时不能接受,久久不走,希望可以跟喜儿单独相处,小包和双双、连城便到外面等候,时间一久不料在进去看的时候,喜儿和明珠都不见了。原来这是连城和双双的布局,其实方唐杀喜儿的刀是假的,喜儿倒地后,连城用金针封穴,让喜儿没有了脉搏,也骗过了四大护卫。但万万没想到人却让明珠给带走了,要是不能再三个时辰解开喜儿的穴道喜儿的生命就有危险了。

  万钧跟四大护卫在互相祝贺的时候,四大护卫发现怎么刀上的血还这么鲜明,一看原来这刀是假的,赶快回去,却为时一晚。四大护卫连同郑万钧,赶快追出城外,但仍不见踪影。

  明珠抱着喜儿的身躯,在百柳湖畔哭泣着,明珠内心自责痛苦不堪,喜儿虽没有脉搏但明珠讲的话她都听的很清楚,双双他们找着心急,一想,明珠应该在百柳湖,赶到百柳湖果然没错,马上为喜儿身上下金针,喜儿安然无事,明珠见状心中有无限喜悦,赶紧回去锦衣卫行馆,免的他们起疑。

  第十七集

  锦衣卫四大高手风、火、雷、电追杀赶至──慕容明珠闻声,连忙侧身以布蒙面,加入战局,连同双双、乐连城、喜儿、包一笑,齐力对抗四大高手──然而其中的「风」,却在明珠蒙面前看到了他的侧脸,于是频频缠住明珠,试图卸下他脸上的布,以确认自己的揣测──幸而明珠机警,终未暴露真实身分。

  包一笑自不量力,和明珠抢着保护公主,反而被打得鼻青脸肿。四大高手的死命纠缠让双双火大,狗急跳墙的她,使出醉拳,没喝酒倒打起醉拳来啦!──虎虎生风,看似有模有样、架势十足,却是纸老虎一只,拳拳落空,不但打不到对方,还搞得自己晕头转向,倒像真的醉了似的──

  双双看似败事,却也出奇制胜!──四大高手被双双搞得一头雾水,压根没见过这种打法,根本不知如何过招,竟然点了四大高手的穴道,让他们不能动弹,大家赶快退去──而双双却也被四大护卫打了一拳而昏倒,连城将双双抱起和大伙一起带往安全的地方。

  连城开前锋,带着众人杀出重围,明珠则垫后防备四大高手追杀,暂时安全无虞之后,众人顾不得双双,赶紧商讨去处──包一笑灵光一现,想到可去投奔在扬州开饭馆的表哥,至少不会饿死!

  乐连城虽急于追查扇子下落,但目前当务之急,以保护公主为先,于是答应会妥善照顾众人,一路安全赶赴扬州──

  此时明珠靠近,正听到众人提及「扬州」,连城却赶紧阻止包一笑往下说,对明珠谎称要回京城。【编按:此举乃因连城无法确定明珠是敌是友,因为明珠为客氏人马,因此有所防范!】此时万钧带兵追来,明珠只言单凭一己之力,即可抵挡千军万马──

  临别之际,尽管情势危急,明珠的眼光仍不舍自喜儿身上移开,怕是这一去,两人再无相见之日。喜儿的临别秋波,同样难分难舍,连城瞧出喜儿的心事,私下出言提醒──尽管明珠两次出身相救,但他毕竟是客氏人马,或许是有目的的接近公主,千万不可掉以轻心!──连城频频催促上路,喜儿无法抹去对明珠的感情,却也只能理性压抑,狠心掉头离去。

  万钧千军万马追过来,明珠挟持万钧,逼退所有人马,万钧费了这么多功夫,到最后还是功败垂成。

  话说双双还「醉」得不省人事,连城只好背着双双逃难──双双醒来发现自己竟然在一个男人身上,不分青红皂白就泼口大骂连城竟敢轻薄她这有夫之女!连城无从解释,心想我干苦力还遭人以口沫相骂,真不知前世修来的什么孽!幸而在包一笑的做证之下,双双知道错怪了连城,却仍死鸭子嘴硬,连城倒也不跟她计较──女人嘛!何况她有时少了根筋儿……

  双双彻底清醒之后,从头到尾搞不清楚自己为何要逃难?──「我招谁惹谁了我?!」──但现在青州也回不去了,嘴巴上不断把错全都怪到连城这个「衰神」身上!

  双双一群人风尘仆仆来到扬州,终于找到包一笑表哥的饭馆,包一笑得意洋洋:「我表哥,包三要,沁芳楼的大老板,投靠他就行了!」──众人高兴终于有个落脚处,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大鱼大肉的叫了菜吃,店家当然热情款待,尤其是一副高级领台模样的田蜜儿,长袖善舞的本事让包一笑感到极有面子──

  饭毕理应要买单,包一笑却耍起大爷,责备田蜜儿不识相:「结什么帐?我是包三要的堂弟!」──吵到老板田庄园出来解决,才知道包一笑走错地方,包三要的饭馆竟是对面那家如鬼屋般的「沁芳楼」──包一笑这才注意到对面摇摇欲坠、被蜘蛛网遮住的「沁芳楼」招牌,一楞!众人看到对面已然荒废、结满蜘蛛网的饭馆,和这间饭馆的门庭若市形成强烈对比;连对面门外蓬头垢面、脸上长了些许痘痘的豆花妹,和这美若天仙的田蜜儿也似乌鸦凤凰之别,纷纷庆幸包一笑还靠得住──

  幸而连城身上还有点钱,但众人还是被赶了出来,站到「沁芳楼」门前一看──这哪里是包一笑口中先帝御赐「御膳坊」牌匾、每天大排长龙的扬州第一饭馆啊?!──双双等人纷纷大呼中计,包一笑不免遭到许多白眼。

  包一笑赶紧向豆花妹问明包三要行踪,众人入内一看,有个人醉醺醺的倒在废墟里,包一笑把头翻起来一看,确是包三要无误,小包赶快叫醒包三要,了解「沁芳楼」盛衰始末──

  原来「沁芳楼」在包三要父亲时代是极其风光的,还获得先帝御赐「御膳坊」牌匾的美誉。然而父亲死后,「沁芳楼」交到包三要手里,却是一日不如一日,因为包三要不喜欢汤汤水水、碰油烟,不愿承袭父亲遗志,认真学习厨艺,还一天到晚海派的免费招待狐朋狗友,祖传的饭馆终于也因而关门大吉──

  而「沁芳楼」对面的饭馆,老板田庄园竟是包三要父亲时代的大厨──原本田庄园的女儿田蜜儿高攀许配给包三要,但包三要父亲死后,饭馆在包三要每天和酒友喝酒之下,生意一落千丈,包三要背上了「败家子」的罪名,田庄园看不起包三要,解除婚约,出去独立门户,两家饭馆开对门打对台,客人全往对面跑,父女两频频对包三要落井下石,包三要难堪不已,豆花妹在旁安慰。

  【编按:田庄园隐身沁芳楼的心机后面再解,这边只是包三要的说法。】

  包三要一听包一笑等人原是要来投靠他,一愁莫展:「你来依附我?我还想去依附你咧!」──那接下来怎么办呢?仅剩的盘缠已在刚刚那顿大餐中用尽,总不能一群人等着活活饿死吧!于是双双决定先求生计再说,唯一的谋生之道就是眼前这个豆花摊了──门口的豆花妹从小被包三要父亲收养,基于感恩之心,即使「沁芳楼」衰败仍不愿离去,忠心守着小小的豆花摊。大家赶紧将沁芳楼打扫好,好有个安身之处,但也因为身上的盘缠在庆芳楼早就吃完了,大家只好忍一忍,度过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