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港台剧>

天下第一媒婆剧情分集介绍第26-28集

来源: 作者: 点击:
第二十六集

  公主拿起扇子一看,此扇非彼扇,连城一看才发现这扇子上的题字竟是郑万钧的字,连城只好继续留下。连城和喜儿左思右想最后的结论,那扇子一定还是再郑万钧手上,万钧得到了双双的谅解,展开了她要抓花喜儿的行动,隔日竟偷偷带着双双和大志,以游山玩水的名义带着双双离开小包和乐连城一伙人,其实是要藉由双双将喜儿骗出扬州。

  一头的田庄园听到包三要要和豆花妹成婚,跑去沁芳楼大闹,马上和小包、连城产生冲突,小包和连城也是极力帮三要和豆花妹说话,包三要出面和田庄园讲和,但田庄园竟然要和包三要来个食圣争霸,而赌注便是沁芳楼和御膳坊的牌舫以及食谱的最后一页,这场龙争虎斗必有一方将要退出扬州的餐馆的生意。

  连城心想为何田庄园一定要得到食谱的最后一页,这一页到底是什么样的菜肴呢?包三要说那只是一篇家训。三要和豆花妹正为着食圣的比赛,出去采购食材,不料全部的食材行全都说东西卖完了,原来是田庄园在背后操作,大家正筹着不知道该怎么办,连城又拿出了食谱的最后一页,看了又看,终于看出了其中的湍妮,靠着这简单的白菜豆腐竟赢得了,这场比赛,田庄园打死不认输,

  田庄园根本不视包三要为对手,比赛采三战两胜,各自推出拿手菜,比刀工、火候、调味,务求色香味俱全的境界。现场请来众多饕客们做评审,万钧则扮成「拉拉队队长」,领着双双、喜儿、大志、包一笑,在一旁助兴叫阵。

  经过一番激烈的对抗,两方功力不相上下,打了个平分秋色。于是,田庄园提议换他上场,以多年来苦心研发的一道招牌菜──名为「富贵满门」的超级豪华料理【编按:任选口味极重的菜色皆可。】,挑战包三要父亲食谱最后一页的「绝菜」!

  田庄园意图逼出食谱之谜,包三要神秘一笑,大方接受挑战。接着,田庄园大费周章的制作出「富贵满门」,包三要却只是和豆花妹联手,以极简的手法制作出一道「白菜豆腐」,不料,白菜和豆腐的甘甜竟击退「富贵满门」!──只因饕客们近几年来吃腻了田庄园的大鱼大肉。

  田庄园情绪激愤的要求包三要解开食谱的最后一页之谜,他不相信最后一道绝菜竟只是道「白菜豆腐」?他想知道自己为何而输?当包三要拿出那被撕掉的最后一页食谱,众人错愕!原来,根本没有最后一道绝菜,那上面只写着四行字──「白手起家,白手起家,知微豆见,流水不腐。」──包三要的父亲并没有藏私,他对田庄园是完全坦承,只是田庄园自己利益熏心,不择手段要争第一,殊不知「食者尝,味在当下之境」──乞丐捧个脏馒头也能吃的津津有味,帝王吃遍山珍海味也会嫌腻。而包三要只是用心体会其中涵义,制作出的任何料理,都能胜过田庄园。

  第二十七集

  田庄园至此才知自己花费了大半辈子,所要寻找的答案竟是四行字的心法,万万无法接受,非但不愿体会那心法的真意,更是斥为无稽!

  「沁芳楼」终于风光赢回御赐牌匾「御膳坊」!包三要跪拜父亲牌位,总算洗刷「败家子」恶名。双双感到欣慰,既帮「沁芳楼」起死回生,又帮包三要娶得贤妻,果真双喜临门,如愿以偿!

  包三要再经历过食圣大战才发现到自己的厨艺是如此的不堪,决定合豆花妹一同去云游各地,学习各地不同的厨艺,便将沁芳楼交给了双双他们,再包三要合豆花妹出门过后,喜儿发现在一旁的田蜜儿,原来蜜儿昨天揭穿了田老板买通评审一事,被田庄园赶出了家门,喜儿问蜜儿喜欢什么样的男孩子,从蜜儿的口中知道蜜儿喜欢的是文质彬彬知书达礼的书生,喜儿决定要帮田蜜儿觅一桩好姻缘,一头的连城即忙着收拾行李准备去追双双,生怕郑万钧会将双双怎么样似的。连城拿着行李前去寻找喜儿,要喜儿跟他一同去救双双,但喜儿坚持要帮田蜜儿办完婚事再走,连城没有办法只好留了下来,没想到单单会错意,以为连城是因为不放心单单所以留了下来,连城再怎么解释也没用。

  喜儿日日思念的瑶红终于出现,让公主喜出望外,没想到瑶红和小包在街市上因为玉镯一事起了争执,藉由徐谦公子温文儒雅的态度,化解了小包和瑶红争执一事,喜儿一看到徐谦便想到田蜜儿不支田蜜儿对徐谦的感觉如何。

  甜蜜儿和徐谦两人一见面,一时之间电光火石,两人都被对方的气质与感觉深深的吸引住了,一旁的喜儿,一看便知道这两人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但苦于这个只爱钱财的田庄园,眼睛只有钱,完全不管自己女儿的终身幸福,喜儿决定药效仿双双的决心,一定要让徐谦和蜜儿结为连理。

  单单要将作媒金还给田庄园,但田庄园执意不收回这笔钱,单单于是帮甜蜜儿配对,找了好几户扬州的大户人家,欲帮田庄园将蜜儿嫁入豪门。单单心生一计便是发请帖,请扬州各有钱人家来,办个拋绣球,这样女婿不就跑出来了。

  喜儿一群人一听到田家要用绣球招亲,马上前去抢请帖,但着徐谦前去抢绣球,在来就要看小包和瑶红如何让徐谦拿到绣球,蜜儿一见到徐谦便将绣球拋向徐谦处,田庄园一看不对,便声明这场绣球选婿不算,田庄园一问徐谦家世才知他是扬州首富徐胜添的儿子,因长年在外求学现在回来,田庄园心中高兴不已,急忙的将其它豪门公子哥送回家去。

  第二十八集

  万钧、大志和双双一行人游山玩水好不快乐,但万钧和大志心里一直盘算,要如何将双双迷昏或关起来,这样才可以有借口去骗喜儿,前来营救,两人费尽心思却都无功而返,不知道是老天在帮双双还是他们两个真的是太笨了,用迷药要迷双双却迷昏了自己,找人绑架双双却找了两的肉包,没绑到双双又将自己绑了起来。

  徐谦和蜜儿的感情进行的很顺利,田老板心情一好,出手也变的大方,给沁芳楼的大伙都送了个大礼,还要喜儿多多帮忙,一定要完成这徐田两家的婚事,也请了徐公子在庆芳楼多住几天,让徐公子跟蜜儿可以多加了解对方,喜儿一伙人高兴的去市集买些东西去,喜儿独自一人前去看烟脂花粉,不巧被郑万钧遇到了,便连同吴大志将喜儿迷昏带走,大伙一行人找不到喜儿,大家赶紧去找喜儿,连城平借着灵敏的鼻子,一路跟着郑万钧的踪迹,万钧一看苗头不对,着么这个时间前面迎面而来的是幕容明珠,后头又跟着连城的一行人,只好装死拿着刀子就往身上划,当大伙看到的时候,只见幕容明珠手上拿着刀,一看就感觉是幕容明珠要杀人并强抢公主,连城一看便知不对,因为这样的伤势不会昏迷的,双双也随后赶到,双双心里只有难过,一看便觉得是连城再胡说八道,双双他才不相信万钧会做这样的事,又是一场演给双双看的戏码,但终于还是让双双和喜儿一行人又再度遇上了,这次是否可以接穿郑万钧的诡计。

  明珠又因为这次万钧被刀杀伤一事,又和喜儿们碰在一起,原来明珠是想一要带喜儿进宫,要奉圣夫人主持婚事,连城一听叫明珠不要做傻事,奉圣夫人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四大杀手就是奉圣夫人派来杀公主的,但明珠还是不相信,因为干娘对明珠仍有恩,而且干娘不会骗我的,连城跟明珠无法沟通,打消和明珠沟通的想法,只叫明珠不要傻事,免得遗憾终身。

  万钧醒来,一口咬定就是明珠将他和大志杀伤的,喜儿一听到是慕容明珠杀伤姐夫,马上找明珠理论去,明珠一听万钧竟然说自己是杀伤他的凶手,气着要去找郑万钧理论,喜儿也在气头上两人就这样杠起来了,谁也不让谁。

  徐谦和蜜儿的感情慢慢的进展,但这时蜜儿心中却出现了,她跟徐公子不配的画面,蜜儿心想徐公子家大势大,她只是小小庆芳楼田庄园的女儿,但徐公子告诉蜜儿不可以用贵贱贫富来比较一个人,每个人有她不同的内涵和气度,要蜜儿不要在想这些问题。

  徐谦跟喜儿告别了庆芳楼,前去徐府,请求徐员外答应与田家的婚事,单单尾随在后,心想这个穷秀才怎么可能是徐员外的儿子,喜儿拜托连城前去将单单支开。大伙跟个徐谦来到了扬州徐家大宅,一敲门才知道原来是徐谦的爹叫徐胜天,而徐员外叫徐盛添,是搞错了,但地址没有错阿,眼见就要被赶出去,徐谦看到一旁的园丁,竟是他爹徐胜天,原来徐父在信中写的是徐员外,徐谦一听并不怪徐父,反而觉得爹这样为他付出,他真是的猪狗不如,徐谦不管他爹是员外还是园丁,他永远都是我爹。徐父被徐谦感动,终于承认自己就是徐谦他爹,因为希望徐谦在外求学为家里担心,便编了一个谎来骗徐谦。

  徐谦知道了自己的家世后,决定要修一封书信给田家,告知田家总总的一切,喜儿一听便告知徐公子:「你若将实情告诉田家,你和蜜儿的婚事一定不会成的。」,徐谦说:「那也就是我跟田姑娘,有缘无份,一切听从老天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