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港台剧>

天下第一媒婆大结局第34-37集

来源: 作者: 点击:
【天下第一媒婆】京城记

  第三十四集

  大家目送双双离开后,连城赶紧跑了进去,为吴大志解毒,并请慕容公子用内力将毒逼出,连城判断下毒的人一定是郑万钧,大伙开始担心双双的安危了,画面转到小包跟踪正在赶路的郑万钧和双双,大志终于被救了回来,把所以有事情的经过全部告诉了喜儿一行人,乐连城告警告大志不可将喜儿是公主一事传了出去,不然…。突然房门被打开,连城一见是单单,便告知单单双双离开一事,连城推托没有双双做媒不愿结婚一事,单单气极警告乐连城要不连城敢毁婚,扇子就一辈子也别想要拿到,连城一听只好说这是呼咙你的,而且我们今天就结婚,单单一听心花怒放赶紧回去准备婚宴一事,连城又请喜儿前去帮单单选衣服,在乘机偷偷潜入单单的房间偷取扇子,连城万万没想到单单早已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将扇子藏了起来,当连城找到了扇盒打开一看,里面写了拜堂之后再来领扇子,连城看到这张字条傻了眼那今晚不就真的要跟单单结婚了,连城回自己的房间坐了下来,不知道要怎么办,越想越头痛,只好婉上硬着头皮上了。

  小包跟着双双及郑万钧到了远来客栈,小包正准备大吃ㄧ顿,却看到了再前方有一名女子正被无赖欺负,这名女子正在向小包求助,身后却传来了风侍卫的声音,但小包总不可以见死不救吧,只好出手救了那名女子,但也让风侍卫发现了小包,准备要取小包的性命,实时还好瑶红出现,乘风侍卫手上没有武器想借机杀了他,不料风侍卫从手中射出毒标,瑶红一时闪躲不及,一旁的小包拿起筷子将毒标接住救了瑶红一命,瑶红一看情况不对带着小包用轻功逃了出去,风侍卫则是在要跳出窗户时,瑶红顺势将窗户砍歪,让风无法从窗户追出,两人顺利逃出了远来客栈。

  街道上传来了阵阵炮竹声,单单和连城拜完了堂,准备送入洞房了,单单和连城各自坐在房间里,连城说要再去陪陪外面的朋友,不然被说重色轻友,单单只好一个人苦守洞房,一出来便开始喝酒,一旁的大志看到乐先生,喝的更凶,在房间的单单心想连城是不是在生气,气他扇子没有拿给他,单单从床头下拿出了扇子,亲手交给了连城,单单回房独自喝着酒在心理培养等等惊天动地的气氛,连城也在外面喝着,连城一杯单单一杯,单单千杯后终于醉了,上床睡去,连城知道要去面对现实了准备进入洞房了,这时小包瑶红从大厅出现,便将郑万钧约风侍卫在远来客栈见面一事告知大伙,连城因为担心双双,马上要出发去救双双,前去告诉大志请他告知单单乐某有急事先回京城,请大志明天一早将这封信交给单单,大志见机不可失偷偷换上了新郎装,躺在单单的身旁,单单也因为酒很多了,一看到新郎装便以为是乐先生,一时天雷勾动地火。连城一行人快马加鞭赶去营救双双。

  早晨的阳光射入了洞房内,单单一看旁边躺了吴大志,一声尖叫…。

  万钧和双双离开客栈之后,万钧一路带着双双,直往京城而去──万钧计谋此时已成功一半,自是渐渐露出真实面目,对双双不再假以词色、好言相待,唯双双此时沉浸于自身编织的美丽幻想当中,自是毫无察觉。然而此路直往京城,沿途风光越形繁华,即使双双再状况外,也不免问起万钧「田园之乐」一说;万钧唯恐双双起疑,谎称有朋友欲「顶让」私塾,所在并非偏僻乡村……此言虽与万钧先前所言有异,双双却不在乎,只要能与相公双宿双飞,天涯海角,妾亦跟随……

  第三十五集

  两人到了京城,双双又发疑问,万钧随口谎称那朋友人在京城,双双仍是不疑有他。万钧就这么一路不断编织理由,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双双制的服服贴贴,懵懵懂懂的被万钧「拐骗」入宫……怪不得人家说,再聪明的女人,到了爱情面前,全都成了傻子!就连双双,亦不例外……

  再说连城等人赶赴先前包一笑跟踪所至的客栈,却已不见双双和万钧踪影,众人为之气结,忧心万分。连城见此路途,确是往京城无误,于是毫不犹豫地下了决定──决意带着喜儿等人,急向京城赶去!

  而扬州这厢,洞房花烛夜之后,单单竟发现众人失了踪影,而她那前夜甫拜堂的新郎也已不翼而飞!仅管大志如何叙述连城等人离开始末,单单就是不愿相信,要她承认连城竟是为了双双,弃她而去,这是多么难堪的一件事?!于是认定大志满口谎言,不死心地等待连城归来……

  这期间,大志仗着和单单的「夫妻之实」,像条狗般的跟在单单身边,极尽死缠烂打之能事,反正他一向卑躬屈膝惯了,因此无论任单单如何拳打、脚踢、口骂、眼瞪,总是堆着一张笑脸,惹的单单更是火冒三丈!另一对「欢喜冤家」俨然诞生……

  万钧求见客氏,卖妻求荣!──他欲将双双献给客氏,表示客氏迟迟无法抓到公主,全因双双这个罪魁祸首所致,并因双双为公主一伙人的中心人物,和公主、太医、副指挥使三人,皆交情匪浅,若以双双作人质,必可引来众人前来营救,到时便可将公主等人一网打尽!

  客氏此时方知公主等人隐身于扬州,一番思索,觉得此计可行,然而无法预料众人是否终将中计前来,于是计划一方面以双双引众人自投罗网,一方面主动出击,遂命风火雷电一同前去扬州,将众人一网成擒!

  客氏又见万钧坏到为了荣华富贵,连自己妻子都可出卖,判断此人可以用,于是追问万钧是否知情「红丸密档」一事?万钧此时方知此重大秘密,坦言不知,随后灵机一动,向客氏献计!──万钧欲以卧底之姿返回扬州,渗透连城等人,以求从中查出「红丸密档」所在之处!

  接着,万钧离宫,客氏则将双双关入大牢!──双双无端被卷入,不知万钧阴谋,深感莫名其妙,大声喊冤,又无法见着万钧,以为夫妻两人个别被关入男牢女牢,即便事已至此,双双依然径自臆测:「遭人陷害!」,并为相公叫屈……

  另一厢,连城等人持续赶路,沿途中,连城担心双双安危,急如热锅蚂蚁,而另两对男女,却各自发展其「暧昧情事」──明珠和喜儿虽仍是如胶似漆,但心中都有着同样的心事,两人都知道,尽管口中刻意避谈客氏,然而越接近京城,面对此问题的压力就越大,客氏势必在两人之间,形成极大的破坏力量……

  第三十六集

  而包一笑自从上回瑶红出面相救之后,在爱情面前再度恢复信心,一厢情愿的认为瑶红对他有意,只是碍于颜面而不愿说出口,于是频频欲引瑶红坦承相对,使以套话之计,众人在一旁看的明明白白,又好气又好笑;瑶红却仍是一头雾水,不解风情。

  喜儿终于看不下去,找了机会点醒瑶红──原来,瑶红一心一意以喜儿为主,情窦未开,小脑袋瓜里尚未装下爱情这玩意儿,因此包一笑等于是「对牛弹琴」!这下经喜儿一点,瑶红终于开窍,羞红了脸,心中甜蜜;喜儿见状,决心帮忙包一笑促成美事,遂大力称赞包一笑,将缺点全变成了优点!不料,包一笑躲在一旁听到喜儿的赞美,竟又误以为喜儿如此欣赏他,必是仍然对他有情,心里径自挣扎起来,不知如何在喜儿和瑶红之间作个选择?……一阵烦恼之后,包一笑终于确定自己对瑶红的爱,也只好对喜儿说声抱歉了……当包一笑以充满歉意的眼神看着喜儿,并说了一堆「此生无缘」之类,莫名其妙的话时,这下,一头雾水的,倒换成了喜儿……

  至于单单,她一面思念连城,不愿相信他竟是如此无情之人,然而时间一久,自己却也失了信心,对连城弃她而去感到气愤不已,对连城爱恨交加之余,却又需面对大志的苦苦纠缠,只有愈加心烦。无论大志对单单如何频献殷勤、呵护倍至,单单依旧不为所动,唯有每当大志有意提及两人「那夜的事」,才能引起单单一阵紧张,一再放狠话警告大志不准泄漏,否则不惜「杀人灭口」!大志不禁寒颤,频呼单单「谋杀亲夫」……

  大志原意拋开连城等人,和单单在扬州展开新生活,然而见单单对连城仍不死心,自己的一片痴心却得不到任何响应,所说的话亦不被单单采信,遂决定改变策略,既然单单不信,就让她眼见为凭,连城确是弃她而去!──当天大志送连城等人离去,知道众人去处,于是,大志向单单提议共赴京城,找连城说个明白!──单单心知肚明连城必然不再归来,守在扬州也是徒劳无功,她和连城既已拜堂,已有夫妻之名,自是不愿放过连城,于是决意和大志启程赴京,要连城负责,给她一个交代……

  单单和大志即要离开,此时,风火雷电赶赴扬州!──四人寻不到连城等人踪迹,本欲擒住单单二人,风却又开口说了个「慢!」,表示跟踪二人,或可寻获连城等人下落。于是,四大高手隐身在后,跟随单单和大志,同是直往京城而去……

  客氏前来牢中一会双双,见她仅是个普通村妇,怀疑她是否真有此能耐引来公主等人?对于客氏的盘问,双双全然一问三不知,只知道连城身为太医,其它公主、红丸密档等事,一概超出双双的理解范围;然而双双此时方知喜儿的公主身分,忆起连城对喜儿的呵护备至,终于恍然大悟。

  客氏的一番问话,让原已不知自己为何身陷大牢的双双一头雾水,双双不知客氏身分,一直想找机会插口询问,却频频被客氏赫斥「大胆无礼!」,然而双双自也不是好惹,一向不知天高地厚的她不禁火大,不顾自己身陷牢狱,不明敌手身分,仍卷起袖子,欲向客氏「还以颜色」!幸而管理监狱的老太监刚好进来,加以阻止,否则双双人头,恐怕早已落地!

  此时的客氏见双双犹如「泼妇」,以为双双只是个无知的女人,丝毫没将她放在心上,殊不知双双将越玩越大,将宫中搞的鸡飞狗跳!天翻地覆!!!

  客氏临走之前,交代老太监务必好好「照顾」双双,老太监闻言,误以为客氏意有所指,连忙接话:「大刑伺候!」殊不知双双既有用途,客氏自然不会动她寒毛,遂怒斥:「放肆!你可知她是什么人?她是『青州第一媒婆』!她曾帮乞丐、克妇克夫之人、鳏寡孤独等做过媒,天下没有她做不来的亲事,你岂敢对她无礼?!」客氏自是讽刺之意,然而听在老太监耳里,却仿佛在双双身上看到一丝希望……

  月光由铁窗射入大牢,双双在牢内唉声叹气,老太监则是望月兴叹,两人一搭一唱,看似颇有默契,其实这都是老太监的刻意安排。双双不解老太监为何满腹忧愁?这一问,倒中了老太监的计,镜头一转,双双和老太监已相对盘地而坐,一在牢内、一在牢外,嗑起瓜子谈天说地,甚而把酒言欢……

  老太监欲言又止,终于对双双娓娓道来自己的一段故事──原来,老太监心仪宫里的一名老宫女,竟恳求双双为他做媒!双双此时方知──「老太监也有春天」!──却也感到怀疑,太监如何能成亲?──经由老太监解释,双双才知原来宫中也有如此「人性化」规定──太监和宫女可成「对食夫妻」!

  老太监将希望放在双双身上,双双此时心生一计,反倒在老太监身上看到了「生机」,因而一口答应!双双以身陷牢狱,如何能为老太监奔走,向老宫女说媒为由,和老太监谈个交易──白天让她出去奔走,必然帮他力成美事;夜里「晚点名」即会归回,神不知鬼不觉!──此举乃触犯宫中大忌,一时不慎将招致砍头大祸,老太监哪敢轻言答应?然而终究不抵双双的舌灿莲花,在好言相劝、分析利弊之下,老太监为圆美梦,终得兵行险招,答应暗中放双双出牢!

  第三十七集

  连城等人赶至京城,连城担心双双安危,本欲立时入宫,却被明珠拦下,劝他切莫轻举妄动,表明自己会找机会回宫,探探消息;连城深知此时不宜冲动,只好先行找地方落脚,伺机而动。众人来到天子脚下,为免暴露行踪,遂选择隐蔽客栈住下,出入行事一律低调,以防客氏耳目。

  不料,正当众人适才安顿妥当,单单和大志也已追至京城,寻得连城等人下落。如此一来,跟踪在后的风火雷电不费吹灰之力即查到众人行踪,本可出面一举成擒,却在风又一次的「慢」指令下,先行派雷电回宫通报客氏,自己则和火暂且躲在暗处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