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国产剧>

《就像美丽蝴蝶飞》剧情分集介绍(1--32)

来源: 作者: 点击:

《就像美丽蝴蝶飞》剧情分集介绍(1--32)



韩国少女智秀是一家服装公司的设计师,这天,她在汉城街头为母亲购买生日礼物时,意外邂逅中国男子程家兴,二人发生误会。

智秀没有父亲,一直与母亲相依为命,不料母亲也遭遇车祸身亡,智秀整理遗物时发现了几封旧信,原来一直杳无音信的父亲还活着,而且是中国人!智秀从韩国来到大连,决定一边打工一边寻父。

智秀的学姐慧琪在大连的“思韵”服装公司做设计师,这天,智秀来公司找慧琪,无意中发现了家兴也在这里,而且他竟是“思韵”公司总经理、总裁程竞雄的儿子!

智秀被“福临”服装公司聘作设计师,可“福临”因敌不过“思韵”的竞争而宣布倒闭。

家兴乘机安排将智秀聘入“思韵”公司,并逐渐爱上了智秀,而智秀却对他很反感。

精明强干的江宪是“思韵”的市场总监,程竞雄有意把爱女佳梦嫁给他,可江宪对患有先天心脏病的佳梦的关怀只是出于同情。他对智秀产生了好感,向智秀表明了爱意,却被智秀婉言拒绝。

智秀无意中查到了一个专门制造仿冒“思韵”服装的加工厂,原来这都是“福临”总裁洪千里之子黄启坚暗中所为,其目的是为父报仇,彻底击垮“思韵”。

在调查时中智秀被困,闻讯赶来的家兴为救智秀而受伤。智秀开始改变了对家兴的看法。两人逐渐堕入爱河。

家兴的妹妹佳梦对江宪一往情深,然而江宪爱的却是智秀,但他为了成全自己的好友家兴,而把这份爱深深埋在心里。

家兴帮助智秀调查身世,谁知结果却令人震惊,他竟是智秀的亲生哥哥!智秀无法接受这一现实,不辞而别,回到韩国。

家兴情知二人不可能结合,忍痛找到江宪,希望他能和智秀在一起,江宪不明就里。

家兴为了寻找智秀,来到韩国。程竞雄为了寻找儿子,也偕全家来到了韩国。在韩国期间,程竞雄偶然发现智秀竟是自己的亲生女儿,才恍然大悟,知道家兴为什么如此坚决地与智秀解除婚约。程竞雄因此旧病复发,危在旦夕。智秀决意捐出自己的骨髓挽救父亲的生命。

家兴通过进一步调查,却发现原来智秀并不是程竞雄的亲生女儿,而是她母亲领养的孤儿。

佳梦得知后,鼓励哥哥与智秀和好,找回自己的幸福。

程竞雄临终之前,告知智秀并不是自己的亲生骨肉。

智秀和家兴、佳梦和江宪终于幸福相爱……

分集剧情:

第一集

两家中国服装公司“福林”和“思韵”为了争夺韩国市场,就一次竞标会的代理权展开了激烈竞争。“思韵”董事长程竞雄和他的儿子总经理程家兴,及市场总监江宪都到了韩国。但家兴却对公司业务不感兴趣,四处游荡。

韩国少女金智秀没有爸爸,与妈妈相依为命,她是“福林”的设计师,为了“福林”能赢得代理权而拼命工作。这天她在街头为母亲购买生日礼物时,好心救助了一位孕妇,被家兴用相机抓拍下来。此刻智秀的东西被小偷抢走,由于阴差阳错,见义勇为的家兴却被智秀当成小偷和色情狂,送进了拘留所。

程竞雄、江宪将家兴保出,竞雄大发雷霆,家兴却反唇相讥,不满父亲为挤垮竞争对手而不择手段的举动。

第二集

竞标会上,“福林”总裁洪千里与程竞雄激烈竞争,然而此刻却传来消息:“福林”韩国公司破产,这都是“思韵”暗中作梗的结果。“福林”被迫退出竞标。

家兴来到“福林”,试图向智秀解释误会,却又挨了正在气头上的智秀一拳。

晚上,智秀母接到一个电话,蓦然间神色不安,智秀却没有察觉。

洪千里向智秀提出到中国本部发展的邀请。智秀虽觉是个机会,可又不忍因此而与妈妈分开。

智秀母来到宾馆,会见打那个电话的“神秘人”,此人却正是程竞雄。会面之后,智秀母精神恍惚,不幸遭遇车祸。智秀消息,急忙赶到医院。

第三集

智秀赶到医院时,母亲已经因伤势过重离开了人世,智秀悲痛欲绝。

程氏父子和江宪回到了中国大连,公司业务繁忙,可家兴依旧保持他那种无所事事的花花公子作风,只是忙于参加摄影比赛。竞雄很是头痛。家兴的母亲思韵劝家兴缓和与父亲的关系,家兴不置可否。

佳梦是家兴的妹妹,不幸患有先天心脏病,性格柔顺,她一直暗恋着江宪。

智秀整理母亲的遗物时发现了几封旧信和蝴蝶标本,记载着母亲与一位中国男子刻骨的爱情,原来她一直以为在自己出生前便已去世的父亲还活着,而且是中国人!智秀决定去中国寻找亲生父亲。智秀来到中国大连,却发现旧信中的地址已经不存在。

第四集

看来寻找神秘的中国爸爸将是个漫长的过程,智秀暂住在学姐崔慧琪家里,决定留居下来,一边打工一边寻父。慧琪在中国留学,毕业后受聘“思韵”公司做了设计师。这天,智秀跟着慧琪去参加佳梦的生日宴会。在宴会上,家兴向大家展示了他的摄影比赛获奖作品,原来正是他为智秀抓拍的相片。智秀极为恼怒,将蛋糕扣在了家兴脸上,愤然离去。佳梦受到了惊吓,心脏病发作进了医院。

听了慧琪和江宪的解释,智秀才知道家兴的真实身份和事情的经过,表示可以原谅家兴。

智秀向警方求援,要他们帮助寻找父亲,警方根据线索,找到一个叫做张雪雄的人。但此人已经中风失语,其子张奎看智秀从韩国来,心怀鬼胎,想从她身上捞一把,于是假意认妹。

第五集

智秀决心帮助张奎照顾重病的父亲,来到“福林”公司做了设计师,并搬到张家。

家兴、江宪接佳梦出院,佳梦对智秀印象深刻,并打趣哥哥,家兴坦言自己已经爱上了她。

洪千里十分器重智秀,智秀心怀感激,决心倾己之力帮助他振兴公司。

张奎诡称为父治病,继续向智秀要钱,智秀无奈向公司借钱交给张奎。不料张奎被债主追债,面对债主的逼迫,张奎竟起意将智秀卖掉来抵债。智秀设法逃脱,并得知了张雪雄本不是自己父亲的真相。

第六集

智秀大度地原谅了张奎的所作所为,搬回慧琪处。家兴闻讯,找上门来,兴终于与智秀面对面解释误会,然而家兴充满优越感的态度,仍令智秀极为反感。

“思韵”暗中收购了“福林”公司在韩国的面料厂,使得“福林”无法按合同提供客户订货,面临倒闭境地。家兴得知,前来找智秀,要她到“思韵”上班,智秀冷冷拒绝。

家兴找到洪千里,表示自己并不赞同父亲的经营策略,提出把“思韵”的一桩大项目让给“福林”做,洪千里兴奋不已,决定抓住机会,使“福林”走出困境。

家兴讨好智秀,跟着智秀去上中文补习班,还把从法国带来的资料送给智秀参考,智秀态度冷淡。一直暗恋家兴的慧琪发现了家兴的举动,妒火中烧。

第七集

程竞雄得知了家兴在帮“福林”,恼怒之余,却想到了一招顺水推舟的计策。

慧琪乘智秀不备,把她的服装设计稿,据为己有,成为“思韵”的新款式。智秀在“思韵”的专卖店中发现了按自己的设计制出的样衣,以为是家兴捣鬼,愤怒地找到他兴师问罪。

洪千里发现“思韵”总有与智秀的设计非常类似的款式抢先上市,同时服装加工厂也被“思韵”收买,导致“福林”节节败退。他误以为智秀是“思韵”的内奸,怒斥智秀并将她解职。智秀满腹委屈,回家又遇到前来纠缠的家兴,怒从心起,又把他教训了一顿。

“福林”终于抵抗不住“思韵”的攻势,被“思韵”吞并,洪千里精神失常。家兴得知了全部真相后对父亲极为不满,从家中搬出,并把慧琪剽窃智秀设计的事告诉了智秀,智秀极为气愤,与慧琪决裂,搬出慧琪的宿舍。迫于生计,她只好去了一家地下服装加工厂做打版师。

第八集

为了接近智秀,家兴也去加工厂做了一名搬运工,智秀无可奈何。

竞雄发现了市面上假冒“思韵”的服装大量出现,要江宪尽快调查出造假源头。江宪找到慧琪,斥责她因为私利而伤害智秀,慧琪反唇相讥,江宪辅佐竞雄利用不正当竞争手段挤垮“福林”的行为,对智秀伤害更大。江宪受到触动,决心找到智秀。

家兴发现地下加工厂正是假冒“思韵”的窝点,于是通知了江宪,江宪向工商和警方举报,将黑窝点端掉,智秀也因没有外籍劳工雇佣许可证而被警署扣留。家兴为了把智秀留下来,与竞雄和解,并以总经理身份,为智秀申请了许可证并发出了聘书。

警方又查到一个名为李雄的蝴蝶专家有可能是智秀的生父,智秀找到李雄,但李雄却一口否认。

竞雄找到慧琪询问智秀的情况,慧琪故意贬损智秀。

第九集

竞雄听了慧琪的一面之词,拒绝让智秀进入“思韵”。家兴想找母亲思韵帮忙,不想思韵听说智秀是韩国人,同样表示了极力的反对。佳梦献计,让媒体对智秀加盟“思韵”一事进行大规模报道,以使竞雄迫于“舆论压力”就范。智秀对此感到反感,江宪找到智秀,用自己的亲身经历鼓励她去实现理想,智秀受到鼓舞,决定去“思韵”工作。江宪发现自己对智秀已经产生了好感,但为了家兴,他极力克制着自己的感情,并给家兴出主意,如何去追求智秀。

智秀来到“思韵”上班,慧琪假意道歉,智秀信以为真,大度地接受了。

家兴依照江宪的设计,改变了以前不羁的形象,并开始专心公司事务。

第十集

慧琪见家兴依然钟情智秀,心中嫉恨,于是利用自己设计部主任的身份,时常打压智秀,还故伎重演,仍然剽窃智秀的设计。智秀发现后质问她,她却百般狡辩,智秀气愤之余,暗自努力。

家兴和江宪和一家美国公司签订了合同,谁知对方却突然单方面毁约,为了使货物能顺利销出,二人费尽脑汁。偶然的机会,他们遇到青年黄启坚。黄恰好因无货可供客户而陷入困境,双方一拍即合,解决了各自的难题。

对江宪产生了朦胧好感的智秀发现了佳梦对江宪的一往情深,心里有些怅然,佳梦却浑然不觉,把智秀当作好朋友。

智秀又找到李雄,李雄辩解自己确实不是智秀的亲生父亲,却似乎有什么话要说,但欲言又止。

慧琪诱惑家兴未果,决定改变策略。

黄启坚找到江宪,要求加入“思韵”公司,江宪答应对他进行试用,黄启坚刚刚上班,就被分配了一项艰难的讨债任务。

第十一集

慧琪假意向智秀承认自己出于嫉妒而为难她,善良的智秀再次相信了她。

黄启坚来到黑社会团伙处讨债,黑老大被其气概所慑,把钱给了他。

智秀发现了和妈妈的遗物相同的标本,她决心养几只蝴蝶,相信这种蝴蝶会给自己带来幸运。

家兴知道佳梦暗恋江宪的心事,鼓励妹妹大胆追求真爱。

慧琪看出江宪被智秀所吸引,于是怂恿江宪追求智秀,以便自己对家兴有机可乘,江宪拒绝,然而内心痛苦。

黄启坚发现了家兴对智秀的用意,买通了几个流氓,在街上骚扰智秀,自己假装英雄救美被打伤,以博得智秀好感。闻讯赶来的家兴见状醋意大发,智秀反唇相讥,家兴沮丧。

智秀找到李雄谈心事,李雄耐心开导她。

第十二集

智秀前去探望黄启坚,二人相约到孤儿院看望孤儿,回去的路上,发现了另一家生产冒牌“思韵”服装的加工厂。黄启坚自己去查看虚实,要智秀马上通知家兴。家兴独自赶到,与智秀进入工厂查看,却双双被困。闻讯而来的江宪与警察只见到了遍体鳞伤的黄启坚,家兴和智秀却不见人影。

家兴和智秀被造假集团的人囚禁起来,家兴设法带着智秀逃出,为了保护智秀,家兴摔成重伤,昏迷不醒。此刻江宪带着警察赶到,将二人救下。见儿子受伤,思韵把满腔怒火撒在了智秀身上。

江宪向智秀表达了自己既爱她又必须放弃她的矛盾的心理,智秀对他表示鄙夷。

智秀对家兴百般歉疚,对其细心照顾。思韵仍对智秀有着偏见,竞雄劝解,思韵忿忿地提起了往事。

第十三集

黄启坚到精神病院探望洪千里,原来他是洪千里的儿子,他设法混入“思韵”,其意在于从内部搞垮“思韵”。

慧琪、佳梦在家兴的病房相遇,二人谈心。佳梦希望慧琪善待智秀,放弃对家兴的感情。

家兴在智秀的呼唤中终于醒来。二人经过一番曲折,开始幸福相爱。

江宪对佳梦向他表示好感的种种做法反应非常冷淡。佳梦伤心,智秀百般安慰。

竞雄为了感谢智秀,提议请智秀来家吃饭,思韵坚决反对家兴与智秀恋爱,思韵又提起竞雄当年的不忠之举,竞雄无言以对。

佳梦告诉家兴,智秀喜欢蝴蝶。家兴若有所思。

第十四集

江宪帮助智秀从招待所搬到宿舍。

黄启坚来看望家兴,提起江宪关心智秀的事,旁敲侧击地提醒他注意江宪,家兴不以为然。

家兴出院,找到李雄,向他请教关于蝴蝶的知识,想以此更接近智秀的世界。

智秀被邀请与程家共进晚餐,思韵态度冷淡,而程竞雄却对她感到非常亲近。

家兴把自己的房间全部布置满了蝴蝶,智秀为之感动。江宪也被邀请参加晚宴,佳梦向他勇敢表达了爱意,但仍爱着智秀的他却有意逃避。

智秀在公司的工作认真出色,与家兴的感情也渐入佳境。

第十五集

慧琪看智秀和家兴正式谈恋爱,心里不是滋味。她表面上向智秀祝贺,暗中却仍然想方设法要将家兴夺到手中。

江宪仍然心念智秀,与黄启坚对饮,喝得大醉。黄启坚送江宪回家,恰遇佳梦。见江宪人事不省,佳梦决定留下来照顾他。江宪在醉梦中呼唤智秀的名字,佳梦心中哀怨。

家兴向智秀求婚,智秀感动。

佳梦一夜未归,程家上下焦急不已。第二天早晨江宪酒醒,发现佳梦,立刻将她送回。佳梦向竞雄、思韵解释了事情的经过。竞雄和思韵见女儿对江宪一往情深,便商议招江宪为婿。

思韵的生日将至,家兴邀智秀参加宴会,智秀怕思韵不喜欢自己,家兴为她鼓气。

黄启坚向江宪汇报在市场上发现了“思韵”服装款式的仿制品,价格便宜,且都贴有“福林”商标,江宪要他尽快调查。

第十六集

思韵生日当天,竞雄在席间正式提出要把佳梦嫁给他的建议,不料江宪却当场拒绝,称自己一直把佳梦当成妹妹一样看待。遭到拒婚,佳梦伤心不已。竞雄大发雷霆,思韵再次质问江宪,江宪无言以答,智秀为江宪辩解,反而也遭到思韵的责骂。

江宪离开程家,智秀找到他,二人在江宪家深谈,各自诉说了内心的苦衷。家兴四处寻找智秀不得,极为焦急。他用电话联系上智秀,问及智秀去向,智秀支吾。家兴心中怀疑,赶往江宪家,恰恰撞上即将出门的智秀。

第十七集

家兴与智秀离开江家,家兴质问智秀,智秀辩解说只是安慰江宪,别无他意,家兴激动地述说自己对智秀的爱,智秀却不能接受家兴的猜疑和思韵对她的态度,二人不欢而散。

家兴向竞雄提出想与智秀结婚的请求,竞雄表示同意,家兴要他帮忙说服思韵。竞雄约出思韵,然而思韵却无法容忍一个韩国女子做自己的儿媳,依然坚决反对,竞雄也被惹恼,表示会支持儿子的决定。

黄启坚告知佳梦江宪爱的是智秀,佳梦早知内情,痛苦不堪。

智秀依旧躲避着家兴,家兴苦苦相追。思韵为家兴安排与进出口公司赵总裁的女儿雅美约会,家兴断然拒绝,雅美却对家兴很感兴趣。

竞雄对江宪重提联姻一事,江宪仍旧婉拒。竞雄因此而开始疏远江宪。

第十八集

黄启坚又约智秀去孤儿院,智秀答应。慧琪发现二人关系较近,冷言冷语,黄启坚反唇相讥。

雅美以家兴未婚妻的身份来公司找他,要求与家兴结婚,家兴哭笑不得。但雅美的父亲掌握着“思韵”的出口权,竞雄不敢得罪,只得要家兴同意雅美的要求,与她订婚。智秀得知,又恼怒又伤心。家兴坚决不从,再次离家出走。

思韵试图用钱来让她知难而退,智秀感到受到污辱,坚决不肯要。

家兴找到智秀,向她表白自己的爱永远不变。智秀为家兴所感动,家兴发誓要说服父母同意他们的婚事。

第十九集

家兴回到家,多方试图说服思韵,并在雅美面前故意提及智秀,思韵感到难堪,雅美却表示要试一试家兴和智秀的感情到底有多牢固。

竞雄开始削弱江宪在公司里的权力,并派他去韩国,还开始重用黄启坚,黄启坚乘机向江宪煽风点火。家兴得到江宪调职的消息,质问竞雄,竞雄表示这是要逼江宪就范。

雅美来找智秀,问及她有多爱家兴,智秀坦然相告。

江宪收拾行李,准备离开“思韵”回韩国,慧琪怂恿他追求智秀,江宪淡然。慧琪自讨没趣,又遭到黄启坚的奚落。家兴赶来阻止江宪,两位好朋友以独特的方式相互鼓励。

智秀从慧琪处得得知江宪要离开的消息,赶来质问他。

佳梦向竞雄表露心迹,要和江宪一起走。

第二十集

江宪与智秀拥抱分手,却被家兴、佳梦撞上,产生误会。江宪、智秀分别对家兴、佳梦解释清楚。

到精神病院照顾洪千里的黄启坚发现程竞雄也来探视父亲,心生疑惑。智秀也一直在关心、照顾洪千里,这一天,洪千里忽然恢复了神志,智秀甚为激动。

洪千里和前来探视的黄启坚相认,黄启坚发现父亲复原,惊喜万分。

雅美以前的男友因父亲的反对而分手,她想要以同样的方法来试探智秀对家兴是不是真心,于是将家兴“绑架”,并提出要智秀单独来救家兴。智秀不顾众人反对,独自前往。

第二十一集

智秀的举动,令雅美终于相信世界上有真正的爱情,并祝愿二人永远幸福。

黄启坚告诉洪千里自己要眼看着程竞雄毁掉。洪千里只想让黄启坚好好生活。黄启坚却一意孤行,他找到慧琪,要她和自己站在同一阵线。

家兴向家人宣布要与智秀结婚,经历了雅美一事,思韵对智秀的看法有所改观,虽仍有心结,却也已不明确表示反对。

智秀劝江宪接受佳梦,江宪对智秀仍难以忘情,但也违心向佳梦提出两人一起回韩国的请求。

智秀视洪千里为义父,希望洪千里在两人的婚礼上以父亲的名义出现。洪千里已不再计较与程家的恩怨,欣然同意。程竞雄得知洪千里已经恢复意识,如释重负。家兴、黄启坚都怀疑他们除商业竞争以外,仍有其他恩怨,然而二人均绝口不谈。

第二十二集

家兴领智秀来看将来结婚的新房,二人沉浸在幸福之中。

思韵为了儿子的幸福,终于同意了他们的婚事。她郑重把家兴托付给智秀,智秀异常激动。

江宪答应与佳梦订婚去韩国,佳梦喜出望外,向家人宣布了这一消息,家兴和智秀由衷祝贺她。

慧琪强打精神向家兴表示祝贺,家兴有意撮合她与黄启坚,而黄启坚与慧琪似乎也互相产生了好感。

洪千里被智秀接出院。他与程竞雄见面,一对老冤家终于化解了恩怨。

家兴帮助智秀寻找亲生父亲,找到了一些材料,同时也快乐地准备着结婚的事宜。

第二十三集

江宪要家兴一定要让智秀幸福,否则自己决不会原谅他。

慧琪向智秀表达了祝贺之情,并要黄启坚及时收手。

智秀像对待亲生父亲一样为洪千里挑选着参加婚礼的服装,并邀请了李雄一家观礼。

思韵找到洪千里谈心,提及往事,二人感慨。

家兴努力为智秀寻找着她亲生父亲的线索,不料发现智秀父亲旧信上的笔迹竟和竞雄的笔迹极为相似。家兴感到惊惧,找到竞雄问个究竟。原来22年前竞雄曾作为文化交流团的成员赴韩国,与一位韩国女子结识并相爱,生下了一个女孩。家兴意识到那位女子就是智秀的母亲,原来自己和智秀是同父异母的兄妹!家兴顿如五雷轰顶。

第二十四集

洪千里以义父的身份托付思韵照顾智秀,思韵表示自己已经开始喜欢智秀。

家兴认为是父亲的罪孽惩罚到了自己和智秀的身上,痛苦不堪。他思前想后,决定隐瞒真相,疏远智秀,他找到江宪,违心地说自己已经不爱智秀,把她还给江宪。不明就里的江宪盛怒之下痛打了家兴。

智秀正开开心心地由佳梦陪同试穿着婚纱,家兴赶来,违心声称自己已经厌倦了智秀,提出解除婚约,要她和江宪走智秀遭受巨大打击。家兴回到家,又向父母宣布了退婚的决定,竞雄极为震怒。

第二十五集

佳梦斥责哥哥不该如此对待智秀,而且明知自己爱江宪,却要让他和智秀结合,并宣称自己决不会放弃江宪。

智秀来到洪家,向洪千里诉说委屈。

次日智秀来到公司质问家兴,家兴作出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称自己已与慧琪和好,慧琪并已有了身孕,智秀信以为真,愤而离去。家兴试图与慧琪达成“交易”,要慧琪佯装与自己和好,以使智秀彻底死心,作为条件,他会让慧琪成为“思韵”的女主人,慧琪愤怒地拒绝了,并告诉智秀,她与家兴没什么。她又将自己的选择告诉了黄启坚,黄启坚为之折服,二人陷入情网。

家兴又找到雅美,要她与自己在智秀面前假扮情侣,以让智秀却步。智秀心灰意冷,回到韩国。

第二十六集

智秀走后,家兴也不知去向。程竞雄料想他是去追寻智秀,也偕全家和江宪来到了韩国,果然将家兴找到,但家兴坚持与智秀分手。

家兴把与智秀是亲生兄妹的事实告诉了江宪和也回到了韩国的慧琪,恳求他们帮助自己,让智秀死心,与他分手。

智秀生日,家兴不能自制,买蛋糕暗地里送给智秀,却被智秀发现。智秀苦苦哀求家兴不要与她分开,家兴硬下心肠离去。

第二十七集

竞雄来到智秀家看她,发现了智秀母亲的照片,恍然得知了家兴坚决和智秀分手的真相,感到罪孽深重,凄然离开。

已经爱上慧琪的黄启坚也追到韩国,但慧琪却对他若即若离。

竞雄告诉家兴自己已知道真情,明白了他的苦衷。父子俩商议应当如何把智秀安排好。竞雄出面劝智秀答应与家兴分手,并以重金相赠。智秀惊愕。

江宪向佳梦表白自己真正爱的是智秀,佳梦表示自己决不会放弃他。

竞雄一直患有白血病,医院检查已到晚期,但他仍瞒着家人。

慧琪决心帮助家兴,告诉智秀她要和家兴结婚,智秀茫然。

第二十八集

竞雄告知黄启坚,自己早已知道他是洪千里儿子的身份,并说自己与洪千里已经尽释恩怨,要黄启坚罢手,黄启坚拒绝与竞雄和解,但内心也充满了矛盾。

竞雄病发,被送入医院。竞雄需要移植他人骨髓才能维持生命,然而家兴和佳梦的骨髓都不合标准。竞雄自知不久于世,在病床前把智秀的身世告诉了思韵、佳梦。家兴、佳梦决定去找智秀,以保留挽救竞雄的最后希望。谁知却四处找不到智秀踪影,家兴等焦急万分,既担心竞雄,又担心智秀。

第二十九集

万念俱灰的智秀企图自尽,被及时赶到的家兴和江宪救下。智秀精神失控,家兴不得不告诉她实情,并恳求她挽救父亲的生命。智秀彻底明白了家兴的心意,跟随他来见竞雄。

洪千里听说程竞雄病重,来到韩国看望,同时劝说儿子黄启坚放弃复仇的打算。黄启坚终于听从了父亲,并找到慧琪,告诉了她自己的真实身份,并向她求爱,慧琪处于矛盾之中。

智秀为了彻底斩断与家兴的情丝,向江宪提出结婚的请求,江宪答应。

智秀的骨髓化验结果出来了,却令家兴大为惊愕,化验结果显示智秀可以提供骨髓给竞雄,但二人却并无血缘关系。

第三十集

智秀搬来与程家人住在一起。佳梦见智秀已经和江宪在一起,忍痛祝福他们。

心存困惑的家兴和慧琪一起调查智秀的身世,发现原来当年智秀母怀孕的时候不幸流产,智秀是她领养的孩子。这就是说她不是竞雄的亲生女儿,和家兴毫无血缘关系。

家兴又把调查到的实情告诉了竞雄,竞雄震惊之下,再次昏迷,住进医院。竞雄病情严重,终于不治。临终之前,他把智秀的真正身世告知了她。智秀震惊之下,情绪失控。

第三十一集

慧琪得知了真相,大度地从家兴身边离开,投入了黄启坚的怀抱。

佳梦鼓励家兴与智秀和好,找回自己的幸福,她自己也要继续追求江宪。智秀向江宪提出取消婚礼,但江宪决定绝不放弃。佳梦劝说智秀与江宪分手,回到家兴身边。智秀心中矛盾。

佳梦将家兴、江宪召集到智秀家,决心四个人在一起把事情理清楚。江宪和家兴发生激烈冲突,并要智秀在二人之间做出抉择,智秀左右为难,江宪怒而离去。

第三十二集

家兴和江宪再次见面,江宪认为只有自己才能给智秀幸福,家兴则相信智秀爱的是自己。

黄启坚升职为“思韵”的董事,他正式向慧琪求婚,慧琪接受,两人其乐融融。

江宪买了飞机票,要带智秀一起离开。智秀既爱着家兴,又不忍伤害江宪。佳梦闻讯,来找江宪,企图以身相许,来证明自己对江宪的爱。江宪阻止了她,内心极其矛盾。

在飞机场,即将动身之际,江宪终于被佳梦的爱所打动,放弃了智秀。智秀和家兴、佳梦和江宪终于幸福相爱。

孩子走向新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