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国产剧>

《静静的艾敏河》剧情分集介绍(1--16)

来源: 作者: 点击:

《静静的艾敏河》剧情分集介绍(1--16)



1960年,国家遭受了严重的三年自然灾害,在这危难之际,内蒙古人民做出了举世罕见的决定--将三千名因饥饿挣扎在死亡线上的上海孤儿,接到内蒙古,托付给牧民抚养。从此,抚养三千名孤儿的行动,在内蒙古草原上拉开了帷幕……

该剧主要以8岁的上海孤儿雨声(必力格)长大以后的自述形式描写了几个孤儿从拒绝草原到溶入草原,从拥有新的生命到长大成人的心灵成长过程。

同时该剧也表现了以多兰一家人为主的草原牧民,在抚养孤儿的过程中遇到的种种困难,包括他们的个人感情等。我们通过此剧不仅表现抚养孤儿,也试图立体地表现孤儿对给予他们生命和灵魂的草原的深情和认识。

一列火车载着上海孤儿驶向内蒙古草原。多兰为养一个上海孤儿用丈夫哈达心爱的雪花马换了两头奶牛,这使哈达愤怒不已。他把两头奶牛送回去,想要回雪花马,可是牧人扎那不给,于是他们动起了刀子。

正当人们谈论如何领养这些孤儿时,多兰的前夫--失踪多年的苏和从蒙古国刑满释放回来了,这使艾敏郭勒草原,尤其是多兰一家又多了一件无法平静的事……

分集剧情:

第一集

一列火车载着上海孤儿驶向内蒙古草原。

多兰为养一个上海孤儿用丈夫哈达心爱的雪花马换了两头奶牛,这使哈达愤怒不已。他把两头奶牛送回去,想要回雪花马,可是牧人扎那不给,于是他们动起了刀子。

正当人们谈论如何领养这些孤儿时,多兰的前夫--失踪多年的苏和从蒙古国刑满释放回来了,这使艾敏郭勒草原,尤其是多兰一家又多了一件无法平静的事。

第二集

没有奶牛,不能领养孤儿,可多兰的小女儿被死神带走了,现在她只想养一个小姑娘。于是她卖掉家里所有的羊毛和皮张,甚至卖掉她额吉的头饰,终于买了一头奶牛。

苏和无法要回他多年前的妻子多兰,怀着满腔的悲伤想离开草原。多兰得知消息后,追上苏和,劝留他不要离开养育他的故乡到处流浪。

孤儿梅子的妹妹病死了。

就在孤儿们围着梅子用幼小的心灵宽慰她的时候,一个个草原母亲张开双臂向他们走来……

第三集

大多数的孤儿们都有阿爸阿妈了,可是雨生等几个孩子因为不想分开,执意要去一户人家或者留在保育院。

多兰领走了遥遥,可是遥遥哭喊着要把留在保育院的哥哥姐姐们都带回家,这着实难为了多兰一家。尤其哈达坚决不同意再把遥遥的哥哥们接回来,可是多兰还是把雨生和志强接回来了。哈达为此抡起皮绳抽打多兰。

第四集

老奶奶带着孩子们去了艾敏河畔,让他们品尝了第一口艾敏河的水,并告诉他们从此以后你们就是艾敏郭勒草原的孩子了。可是原来就不想走进牧民毡包的雨生,不仅倔强地拒绝必力格这个名字还拒绝这个家。政府知道多兰领养了三个孩子,担心她养不好,并要求大队把孩子要回来分给其他牧民。这虽然合了哈达的心意,可是多兰不同意,经过一场激烈的冲突,哈达离开了家。

第五集

一心想要回上海的雨生(必力格)终于找到了机会,带着志强(额尔屯)逃走了,可等待他们的是一场暴风雨。

牧民在雨里终于找到了孩子们。伤心的多兰第一次打了必力格和额尔屯一顿,可挨打后的必力格和额尔屯的心是温暖的。就像走丢的小马驹,必力格还没有完全找到归途的时候,老奶奶那苍凉、悠远的劝歌超度了他幼小固执的心灵,使他在那轮绚丽的夕阳中第一次忘记了自己是孤儿,扑入了多兰的怀抱。

第六集

必力格的心真正进入蒙古包后,多兰一家过上了一段安静日子。可是苏和一直想知道多兰的孩子巴特尔是否是自己的儿子,这使多兰陷入新的困境。当他们真正站到一起的时候,不只是孩子的问题,还有多年的恩怨也一起折磨着他们。

第七集

赌气走的哈达回来了,他给家里带来祥和的气氛也酝酿了新的矛盾……

孩子在儿戏般的打架中,说出巴特尔是苏和的儿子,这却引来哈达和苏和的激烈冲突。

其其格腿疼的走不了路了,桑杰喇嘛也治不了,这又给多兰家罩上一层不祥的阴影。

第八集

旗医院说,其其格的腿病的很重,弄不好要截肢。多兰要去更大的医院想保住女儿的腿,可是手头紧,四处借了钱还是不够。这时哈达为了治好女儿的病,把他心爱的雪花马卖了。当哈达孤零零地背着马鞍回来的时候,多兰再也无法控制她的眼泪……

第九集

多兰带着女儿其其格到大城市去看病,可是医院当时缺少药品,缺少床位,无法及时治疗,这使多兰心急如焚。

大队书记接到多兰借钱的电话,可是大队书记不知道让谁捎去凑到的一点钱。哈达选军马摔伤了腿不能去,要是让苏和去这就是制造了一场战争,可那时别无选择只有苏和能去……

第十集

当多兰费尽周折治好女儿的病回来的时候,她的额吉--奶奶却永远的告别了艾敏郭勒草原。

生生不息的草原迎来了新的生命,也送走了年迈的奶奶。年复一年,孩子们长大了,可文化大革命来了。苏和由于去过蒙古国成了批斗对象,他逃走了却把灾难留给了其它人。尤其是多兰,不幸的日子又开始了……

第十一集

一场运动把一切都推向了白热化。必力格和知青红雨朦胧的初恋也分道扬镳了。额尔屯几乎全身心投入到革命中,也和家人产生了强烈的磨擦。

多兰因为过多的照顾了苏和可怜的女儿托雅,也正走向黑暗……

第十二集

多兰因为送托雅去医院看病成了专政对象,喂起了生产队的病牛。这使额尔屯的"革命精神"受到了阻力被赶出了会场。

必力格为了母亲多兰到大队部进行争辩,但他毕竟还是孩子,力单势薄无济于事。

额尔屯和家里划清界线搬到了大队部。面对不幸的一切,必力格无奈只盼望他阿爸早日找到马群回到家里,拯救被这场暴风雪吹散的家。

第十三集

哈达回来。他闯进大队部让他们把多兰放了,让儿子额尔屯回家,可他被打断了肋骨。

愤怒的必力格四处告发,终于找到了正义,也找回了他额吉多兰自由的权力。但是额尔屯无颜回家,当然必力格也不愿让他走进这个家门。

第十四集

苏和冻死了,一个牧人在旷野中看到了他冻僵的尸体。可苏和连巴特尔是他的儿子都不知道,多兰不能把真相永远的隐瞒下去,于是她把一切告诉了她的儿子巴特尔……

放牧的哈达在雪野上遇到逃跑的知青,他善意的帮助了他,可却被追来的民兵开枪打死了……

"没有刮不完的风",文化大革命终于过去了。一枯一荣岁月更替,艾敏郭勒草原也迎来了二十年后的又一个冬天。

那年,离家出走的额尔屯又回到了艾敏郭勒草原,可他不敢回家见他日夜思念的额吉。多兰不知道儿子回来了,更不知道其其格的亲生母亲也从上海找来了……

第十五集

必力格认为哈达是被额尔屯打死的,他决不能让杀父之弟回到家里,甚至不认为额尔屯是他弟。但多兰还是劝必力格出去找找额尔屯,她认为孩子们都是心头上的肉。

上海母亲想带走其其格,遭到了其其格的拒绝。可是做为女人,多兰理解上海母亲的心情,她答应上海母亲和女儿其其格说说。

第十六集

必力格在野外打了额尔屯,并警告他不许进家门。可是额尔屯还是回到家,见到母亲并跪倒在地,必力格无法控制怒火,猛地抽出蒙古刀……

其其格最终还是在多兰的劝说下离开了草原,踏上了去上海的路,当勒勒车缓缓地离开时,她撕心裂肺地哭喊着阿妈,再次扑到多兰的怀抱……

"有来的也有走的",此时捡着牛粪的额吉多兰的内心深处究竟在想着什么呢?

茫茫的草原,养育了三千个上海孤儿,额吉和孤儿用真情谱写无数首生命与爱的圣歌。当捡着牛粪的额吉多兰渐渐隐去的时候,但愿这条《静静的艾敏河》流淌到我们每个人的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