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国产剧>

《家仇》剧情分集介绍(1--20)

来源: 作者: 点击:

《家仇》剧情分集介绍(1--20)



此片反映了九十年代连家三姐妹各自家庭中的恩与怨,情与仇,揭示了钱是万恶之源。此剧围线钱展开剧情,揭露了三家人为了争夺财产,姐妹之间,姑爷之间,抛开亲情不顾,各自勾心半角,卑鄙下流,为达到目的抛妻弃女,不择手段。但也刻划出在利字当头的的九十年代,钱并不是衡量一切的标准,在当今商品经济发展竞争中像剧中二姐的人物形象说明了人间仍有真、善、美。为了生存,何欣欣、家琪这样的当代青年,个性过强,是要经过反复磨难的,这也反映了一个社会现象。剧中大姐大姑爷,为了私怨,弄致家无宁日,气死老父,在经过一系列的事情后,良心受到遣责,与二姐恢了姐妹之情,共创家业。此剧环环相扣,在当今竞争激烈的商品社会,告诫人们不要为了财产、金钱、美女而丧失伦理、道德。此片符合现阶段社会的人生观、道德观、价值观,可视性极强。

分集剧情:

第1集

连淑庄每天都返加母亲留下的斋店工作,凭其坚毅的精神,使这间旧式的斋店能够强撑至今。

淑庄早年结婚,育有一子一女,同住连家,其姝淑冰,刚巧与新婚医生树仁蜜月归来,并提议为克海准备大寿,克海高兴非常。淑庄有一姐淑仪,与夫锦江及女儿,移民国外,因生意失败,无奈返港,暂住连家。

锦江籍克海大寿之日,宣传自己回港发展。另外淑仪得寸进尺,宴会中直指父亲不是,力数多年恩怨,克海大受剌激,当场晕倒。

第2集

克海被淑仪指责,激愤过度,当场晕倒,连家上下急送克海入院,但克海终告不治,连家大小悲痛不已。

淑仪提出分家之事,坚持买斋店分钱,但淑庄、淑冰坚决反对,淑仪向淑庄挑战,限淑庄在两个月风做到六十万生意,就可继续经营斋店,

淑庄知主要关键在于斋店二十年不变,缺乏新意,向雄叔提出改革,雄叔误会淑庄不满他的厨艺,一怒之离去。虽然淑庄找到雄叔并力劝他回斋店,但遭到拒绝。

第3集

斋店停业,雄叔末返,各项开支仍要支会,幸好雄叔回来,答应改善斋菜,设计新款式,屡败屡战,终煮出色香味美的饭菜。

一女人正指责斋菜内有猪油时,一电视台摄影队冲入进行突击采访播出,淑庄还以为会遭恶评,但结果相反,节目称斋店饭菜美味及不含猪油,因而口碑甚好,客似云来。

第4集

淑仪见斋店生意日好,快接近所定的营业额,于是用计陷害,但反使生意更好,于是私下放走有急事回乡的二厨,再用计令雄叔受伤,斋店生意大跌,幸好雄叔及连家上下齐心协力帮助淑庄,淑仪奸计失败。

两个月限期已到,淑庄未能做到协定限额,自动将斋店的一切交给淑仪,众人均替淑庄不值。

第5集

淑冰主持节目时,接到一少女电话,哭诉被教师非礼,淑冰约少女见面,鼓励其举报,少女答应,淑冰发觉少女就读于树仁任职的学校。淑仪在新闻中得知色狼被捕,怀疑树仁就是色狼,家人十分担心,原来树仁只是因帮助捉拿色狼在警署协助调查,众人松一口气。

斋店中,淑仪发现食物中有烟灰,质问众人,并从诚叔身地搜得烟包,立即辞掉诚叔,众人向淑庄求情,不果,遂误会淑庄与淑合谋赶走诚叔,后得知淑庄已为诚叔安排住处,众人方知错怪淑庄。原来此乃淑仪之计策,籍口辞去诚叔,省回一笔退休金。

第6集

树仁生日将至,其前妻宝琴邀他共餐,遭拒绝。淑冰送他一只手表,然而宝琴又以手表作为礼物,树仁心中烦恼不堪。

宝琴欲以高价收买斋店,淑仪见钱眼开,连忙答应,但淑庄、淑冰坚决反对。

宝琴约淑仁见面,要求复合,遭拒绝,于是打电话到电台,向淑冰声言要将树仁抢回来,更用计制造假象,使淑冰误会与人有染,淑冰伤心,更得知有了身孕,有意打掉腹中骨肉,幸淑庄劝解之。淑庄向宝琴声称不会卖斋店,并警告宝琴不要再骚扰淑冰夫妇,宝琴不理。宝琴约树仁在斋店见面,迫树仁与她亲热,树仁不肯,纠缠问,二人跌倒在地上,刚巧被淑庄、淑冰看见,大为震惊。

淑冰看见树仁、宝琴相拥在地上,大怒离去,淑冰狂乱间撞向小贩的木头车,淑庄立即送淑冰到医院,幸好大小平安。

第7集

树仁打电话到电台向淑冰求谅,并叠了一千朵玫瑰花给淑冰,淑洋感动,二人和好。

淑仪为了取得厚利,以高价钱之餐牌欺骗顾客,被消委会之职员邀请问话,终使连香斋被列入黑名单,淑仪见斋店没有什么发展,再次提出卖店,淑庄、淑冰坚决反对。

树仁被学校女生指控非礼,树仁虽极力否认,但仍被迫停职。

第8集

一天夜里,树仁静静地拿着公文袋至后巷抛掉,淑庄感觉事情有些奇怪,跟踪发现袋内全是色情刊物。第二天,警方来调查,全无发现,反在家浩与锦江房内搜出色情刊物。淑庄为免淑冰忧心,故把此事隐瞒。

开审时,受害学生指树仁在储物室内企图非礼,而树仁则表示发现使用软性药物,希望加以辅导,怎料遭女生反控。其间又有另一女生指证树仁曾非礼她,使案情更为复杂。

树仁的律师证明证人与受害人之间有特殊关系,所以新证供不被接纳,最后获无罪释放。树仁回家后,性情渐变,开始厌恶兰色衣服,因为前妻宝琴曾穿兰色衣服,所以看见兰色衣服,便暗使破坏。

淑冰发现树仁是毁烂衣服之人,与他争吵起来,刚巧胎动入院生下一女。但树仁性情日变,淑冰终日担心树仁伤害女儿,其后,树仁见淑冰母女亲热,突然凶性大发,更胁持女儿要施毒手,淑冰一时情急,用水果刀插向树仁的胸口。

第9集

树仁伤重身亡,警方正式控告淑冰谋杀。淑庄旧情人叶成谦在英国当律师,专程回来为淑冰辩护。开庭之日,控方指淑冰因怀疑树仁与前妻有染和为了巨额保险金,所以怒杀亲夫,而成谦以淑庄和俩个女学生作证,指出树仁心里变态,但却得不到陪审团的信任。

结案当日,宝琴自动出庭,指树仁憎恨女人,成谦籍此证明树仁心理变态,而淑冰只是为了女儿自卫杀人,故被判无罪释放。

斋店生意一落千仗,于是淑仪装病,将斋店交给淑庄,但斋店内忧外患,幸好诚叔重新回来,使士气大增。

第10集

淑庄因斋店资金周转不灵,故变买金器还债,众工人见状拒领薪金,淑庄大为感动。

少女于敏从乡下来斋店寻父,不果,淑庄见其孤苦,收留她在家中居住,雄叔对于敏特别照顾。另外,欣欣陪于敏寻找亲友,一无所获,伟聪于是带于敏登报寻人,途中遭动,伟聪为于敏追回母亲之遗物,令其十分感动。

于敏以为雄叔有企图,向淑庄哭诉,淑庄深信雄叔为人正直,但于敏却心存猜疑,淑庄为避免再发生误会,提议于敏搬回连家。

第11集

寻人广告刊登数日,一男子自认是于敏之父,但细谈之下,才知是误会一场,淑庄见雄叔欢喜之状,追问之,雄叔终说出与于敏是父女关系愕然,答应为其保守秘密。

淑庄介绍于敏于伟聪的公司工作,而淑庄本答应与伟聪出席晚宴,但临时失约,于敏主动提出相伴,伟聪答应,于敏芳心大喜,盛装出席。

伟聪要求淑庄同往广州洽谈生意,但淑庄正为斋店之生意而忙,拒绝之,令伟聪不满。

第12集

于是伟聪与于敏同往广州,因台风而被迫带留,更同睡一房,于敏主动向伟聪示家,但被伟聪拒绝。伟聪回港后,看见淑庄洽谈举办斋宴之事,伟聪看见心中不满。

家其失踪后,淑庄四处寻找下落,但毫无结果。此外,传媒打算刊登家琪裸照特刊,淑庄曾上门求情,但遭主编拒绝,苦无办法之际,成谦提出申请禁止令。

禁止令生效后,但市面仍有特刊售卖。家琪突然回家告之这全是她的计划,现在已一脱成名,可往日本发展,很快成为电影明星,连家上下对家琪十分失望。

第13集

另外,伟聪的投资出现问题,要淑庄卖斋店周转,但淑庄坚持不肯,于敏不惜出卖自己,筹钱给伟聪,伟聪十分感动,意乱情迷下与于敏发生关系。

家琪成为焦点话题人物,甚为风光,本想助父亲解决危机,但遭伟聪强烈反对,最后弄至不欢而散。家琪因拒演三级片并遭毒打,在脸上留下疤痕,影艺生涯从此断送。

第14集

连家方面得知此事,纷纷至医院探望,但伟聪仍坚持不原谅家琪,及后,家琪出院改性做人,但电影公司仍处处相追,伟聪见状挺身而出,愿代还损失,伟聪与家琪父女和好如初。

但伟聪本有经济问题,又要替家琪还债务,淑庄见状,迫于无奈变卖斋店。

家琪容貌受损,一时不能接受,幸家人悉心照顾,终重新振作。而伟聪终日借酒消愁,某夜更借酒意,掴了淑庄一巴掌,淑庄无奈强忍。

第15集

伟聪收拾行李,向淑庄表明去意,淑庄大受打击。雄叔见状,持刀威挟于敏离开伟聪,怎料更使两人患难情真。

锦江瞒着淑仪与朋友往夜总会花天酒地,认识了公关小姐沈丽缇,丽缇得知锦江做大生意,询问投资心得,锦江胡说一番,怎料丽缇竟赢得利,丽缇视锦江为财神。

丽缇依着锦江的计划投资,怎料大跌,血本无归,锦江无奈,答应赔偿丽缇的损失,丽缇安心离开。

某日,锦江与客谈生意,丽缇扮作太太出现,差点破坏生意,但被丽缇挽回,且做成生意,锦江欣赏丽缇演技,要求合作。

淑庄鼓励淑洋,前往社区中心担任义工,认识守正。

另一方面,锦江与丽缇合计骗取生意,但事败被识穿。锦江无钱赔偿,更被丽缇苦缠,锦江想回连家骗取斋店。

第16集

某日,守正强拉淑冰回中心,协助解决家庭纠纷,在淑冰循循善诱下,危机解决,守正再次鼓励淑冰参与前线工作,淑冰考虑答应。

丽缇扮作投资专家,引淑仪投资,淑仪见有利可图,投资不少金钱,锦江叫丽缇收手,但丽缇不予理会。

淑冰的女儿久病不愈,后得成谦的介绍,被名医查出患了肝病,需要在段期内换肝,但淑冰身体不够好,医生反对替母女进行换肝手术,使淑冰苦恼非常。

守正为这事亦四处奔波,但图劳无功,淑冰指责守正是祸首,守正反驳淑冰,俩人争执不下,幸淑庄在场排解,淑冰见苦无对策,下决心要救回女儿性命。

淑冰哀求医生为女儿进行手术,医生无奈答应替淑冰母女俩换肝,连家上下均替淑冰忧心。

手术期间,一度出现意外,家人十分紧张,锦江与伟聪闻讯赶往医院,幸吉人天相,守正与家人均松一口气。此时气氛反使在场的伟聪尴尬。

淑冰住院期间,守正细心照顾淑冰母女,淑冰大受感动,但淑冰不想再受感情烦恼,婉言拒绝守正,还辞去了中心的工作。

第17集

另外,锦江与丽缇的合作计划迟迟未展开,且锦江对淑仪仍有感情,丽缇于是施计离间锦江夫妇。

于敏在比赛中获得优异成绩,张先生与伟聪均替她高兴。同时,张先生向于敏透露爱意,使于敏心猿意马。

伟聪因为忙于生意,亦与于敏年纪相差一段距离,所以隔膜日渐形成。期间,于敏要离港领取奖项,刚巧是伟聪的生日,伟聪唯有约会家人庆祝,但家人无意相聚。

于敏返港试探伟聪如何渡生日,伟聪直言独个儿过,于敏大怒,俩人越吵越大,因为这个小误会,于敏离开伟聪前住法国,伟聪得知伤心欲绝。

锦江得知连家泛起波潮,吩咐丽缇依计行事,提议淑仪投资外国股票,淑仪不知有诈,投下了全部积蓄,但丽缇要求投资更多,淑仪几番筹划,终能凑合一大笔款项交给丽缇。

锦江见状唯有另施一计,把投资利润加大,淑仪见利润可观,起独吞意图,丽缇提议向财务公司借钱投资,淑仪雄心万丈,答应借钱,丽缇大喜,淑仪渐坠入俩人的圈套。

淑仪承担巨额投资,得享厚利,沾沾自喜,后来她得知投资失败,晴天霹雳。

丽缇劝淑仪借钱补仓再投资,否则血本无归,淑仪不想一无所有,于是答应再投资。淑庄得知投资失败,劝淑仪收手并说小心丽缇与锦江有诈,淑仪斥责淑庄离间与锦江的感情,一怒而走。

第18集

淑仪的投资一败涂地,淑仪在挑唆下向淑庄提议卖斋店,淑庄反对,但淑有仪的期限快到,唯有偷取房契,还假冒淑庄及淑冰签名,把斋店按给财务公司。

财务公司派人接收斋店,淑庄晴天霹雳,追查下乃知淑仪偷契约并假冒签名变卖斋店,赶回家中,碰见淑仪正想离开,俩人争吵一番。但她看见淑仪会被捕,最后答应卖店,淑仪心存感激。

淑仪债物还清,才知道整个骗局是锦江与丽缇合谋的。最后,还被丽缇夺走了丈夫,使淑仪变成一无所有,幸淑庄等人从旁边开解,使淑仪才知亲人们重要。

第19集

斋店面临最后一夜,淑庄遣散工人,还把招牌放下,突然成谦赶至,说出好消息。

成谦透露斋店可以保留下来,因为一财团肯出钱将斋店连名买下,众人大喜。但淑庄要求不卖断斋店,愿四年内,本利归还财团,条件与原来不同,成谦唯有再与财团商量。

新财团准备开业,众人不满,表态支持淑庄决定,但日资财团的工作人员奉命行事,唯有要淑庄让步,幸成谦及时赶到,手持文件证明日资财团答应淑庄条件,众人大喜。

某日,淑冰看见一名精神病人名叫王长照,其相貌和遭遇跟亡夫甚为相似,出于补偿的心理,主动接触他,但被无理拒绝。

然而,淑冰的举动被守正发现,守正得知淑冰的意图,好言开解之后,决助淑冰接触长照,长照视淑冰为好友,但对守正心存敌意。

第20集

守正介绍工作给长照,亦遭他作弄。

某日,斋店发生情况,伟聪与淑庄同时赶到场,伟聪终向淑庄求谅,淑庄答应。

伟聪与淑庄和好如初,连家即传出家琪与忠泰的婚讯。

另外,长照视淑冰为女友,不分日夜缠淑冰,使淑冰向长照说明一切,但长照不予理会。

长照虏走淑冰的女儿,连家上下大为震惊,淑冰震栗之余,随即寻找长照下落,她更马上与守正赶抵现场。那时,长照正挟持淑冰的女儿,淑冰几经辛苦,终救回自己女儿,但守正因此受到重伤。

淑冰彻夜轻唤守正,终使守正苏醒,众人松一口气。最后,淑冰悉心照顾守正,守正甜在心头,更籍机会向淑冰求婚,淑冰一时不知如何是好,终在淑庄鼓励下,答应守正婚事。

最后,全家上下经过努力,终于收了斋店。